227章葉氏覆滅重逢(1/2)

加入書簽

  那公公眼神中閃過一抹慌亂,隨即道:“裴四小姐也知道,眼下情形敏感,皇上宣您入宮的事情,最好還是別讓太后知道,就是因為奴才平日只在御膳房幫忙,從來沒在太后跟前露過臉,這才挑了奴才來傳旨,還吩咐奴才行事要隱秘,別張揚,免得被人察覺。”

  “這倒也是。”裴元歌點點頭,道,“不知道公公怎么稱呼?”

  那公公陪笑道:“奴才姓閔,叫做閔長青。”

  “原來是閔公公。”裴元歌笑吟吟地道,“這么說,閔公公和太后娘娘從來沒見過面?您身后這兩位是大內侍衛嗎?”

  閔公公點頭哈腰地道:“可不是嗎?奴才能夠為皇上效力,已經是幾世修來的福分,可再沒有福分見太后娘娘。說起來裴四小姐的眼神倒真好,這兩位正是才進來的三等侍衛。這也是宮里的規矩不是,但凡傳旨的太監,總要帶兩個大內侍衛,一來明證身份,二來這會兒兵荒馬亂的,也免得出事!”

  “閔公公說得是!”裴元歌點點頭,依然笑意盎然,卻是慢慢陷入了沉思。

  原本這位公公帶著皇帝身上的玉佩過來,行事也縝密,裴元歌并沒有太大疑心,但就在剛才,她卻從這個閔公公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迦葉香的味道,似乎是在什么地方沾染到的。而迦葉香,則是南方進貢的貢品,因為味道清淡悠遠,頗有禪韻,不太得宮中妃嬪的喜歡,只有太后喜愛它能夠凝神靜氣,因此每年進宮的迦葉香都全部送到了萱暉宮,別處都不會有。

  若是皇帝派來的人,又如此隱秘,身上怎么會沾染上萱暉宮里的迦葉香?

  因為時局不穩,裴元歌變多了份心思,隨意詢問幾句,結果這人一下子就說漏了嘴,居然說從來沒有在太后跟前露過臉,簡直是欲蓋彌彰。若不是心中有鬼,為何不敢說見過太后?而且面對她的詢問,處處都解釋得詳盡,似乎唯恐她生出疑心,一點都沒有皇帝使者的做派,像是從來都有過傳旨的經驗。若真是皇帝宣她,又行事周密,不欲被人發現,皇帝應該要找信得過的人才對,絕不可能隨便找個人就來宣旨。

  再者,這個閔長青聲稱他身后的兩個彪形大漢是大內侍衛,可是,在閔長青傳皇帝口諭的時候,兩個人卻并沒有躬身垂首,面露敬畏,若真是大內侍衛,怎么可能在這種細節上出錯?

  種種跡象都說明,這三個人很可疑。

  說不定根本就是太后派來,想要將她騙進宮的!

  但是,裴元歌也有些疑惑,按理說,這時候太后的滿盤心思應該放在舉事這件大事上,怎么這時候還有閑心來理會她這個皇帝的眼線?這樣費盡心機,要將她騙入宮中又所為何來?若是稍不小心,被她看出破綻,鬧講起來,定然會傳到皇帝的耳朵里,若是因此引起皇帝的警戒,豈不是得不償失?

  裴元歌想著,忽然想到閔長青方才說的“兵荒馬亂”四個字,忽然心中一震。

  難道說,今晚就是太后的舉事之期?

  “裴四小姐?”見裴元歌遲遲沒有動靜,閔長青有些著急,忍不住道,“裴四小姐還是快些入宮吧!看皇上的表情,事情似乎很緊急,拖延不得。”

  “哦,我知道了,閔公公且稍帶,我去換了衣裳就來。”裴元歌像是突然回過神來,笑著道,心中已經暗暗拿定主意,絕不能隨這些人入宮,最好的辦法就是能將這三人扣在裴府,若今晚真是太后的舉事之期,自然沒有關系,就算不是,她也可以借口說這些人形跡可疑。既然如此,不如就借著更衣的借口,先離開這間屋子,然后讓護衛將屋子圍起來,將這三人拿下,死活就不必論了!

  聞言,閔長青有些焦慮,道:“裴四小姐,實在是這事要緊,皇上吩咐了,要您盡快入宮,依奴才看,您就不必再換衣裳了,就這樣隨奴才去,皇上也不會說什么的!”

  “閔公公此言差矣!”裴元歌正色道,“皇上乃是萬乘之尊,按規矩來說,我接旨就該穿正裝才是,只是因為看公公行事隱秘,害怕更換衣裳,泄露了消息,這才穿著尋常衣裳接旨。如今既然要入宮面圣,我自然要鄭重其事才是,不然,豈不是對皇上的不敬?閔公公既然是皇上的心腹,不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吧?”

  裴元歌言之有據,閔長青也無法辯駁,只能心中暗暗焦慮。

  而他身后的兩人本是葉氏的死士,壓根就沒將裴元歌這個小姑娘放在心上,早就不耐煩閔長青蝎蝎螫螫的模樣。不就是個十三歲的黃毛丫頭嗎?既然是皇帝的眼線,直接拿下帶進宮中就是,何必這么麻煩?想著,已經暗中蓄勢,準備將裴元歌拿下。

  見那兩人神色不對,裴元歌暗自警戒,下意識地走到屏風旁邊。

  就在這時,舒雪玉忽然進來,神色焦慮道:“元歌,聽說你突然將人遣退,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說著,已經進了屋子,看著神色各異的眾人,隱約察覺到屋內氣氛有些異常,正自疑惑,卻見一個彪形大漢眼眸微動,突然身形一晃,竟然到了她的身后,將一把明晃晃的長劍架在自己脖頸上,頓時大驚失色,忍不住失聲驚呼。

  “母親!”裴元歌面色大駭,喝道:“閔公公,這是做什么?”

  屏風后的趙景雖然從裴元歌的言行舉止中察覺到異常,在暗自警戒,但誰也沒想到舒雪玉會在這時候進來,盡管已經及時躍出想要攔阻,卻終究是晚了一步,只能橫劍擋在身前,先護在四小姐的身前。

  見那死士行事魯莽,閔長青原本也有些惱怒,但看到從屏風后面躍出的趙景,頓時驚覺到,這位裴四小姐只怕早已經察覺到異常,索性不再這樣,攤開了講道:“裴四小姐好利的眼!奴才還以為天衣無縫,沒想到裴四小姐早有警戒,難怪皇上和太后娘娘都對裴四小姐贊不絕口!既然如此,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現在裴夫人在我們手里,裴四小姐若是不想裴夫人有什么意外,還是乖乖地隨我入宮吧!”

  看到這些人的做派,舒雪玉哪里不知道此行的兇險,當即道:“元歌別去!”

  “給我老實點兒!”制著她的死士,見舒雪玉這般強硬,頓時惱怒起來,將長劍往她脖子前逼了逼,道,“你再多話,老子先給你來道血口子!”

  鋒銳的刀鋒劃過,鮮紅的血順著雪亮的劍身滴落下來。

  “母親!”裴元歌更是大急,看看那個挾持舒雪玉的死士,再看看旁邊氣定神閑的閔長青,忽然深吸一口氣,道,“閔公公,你不過是來請我入宮,何必這么劍拔弩張?放開我母親,我隨你們入宮就是!”

  “元歌!”

  “四小姐!”

  舒雪玉和趙景都焦急地喊出聲來。

  “裴四小姐真愛說笑話,若是放了裴夫人,裴四小姐又怎么肯隨我們入宮?”見自己占了上風,閔長青笑瞇瞇地道,“而且,裴四小姐這般聰慧,老實說,奴才還真有些擔心,怕裴四小姐半路出幺蛾子,若是裴夫人在手,奴才也能安心些。聽說裴四小姐是名孝女,為了裴尚書的名聲,寧可拼了命地去和新科狀元李明昊賽馬,而且和裴夫人感情也不錯,想必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裴夫人香消玉殞吧?”

  裴元歌衣袖中的手緊握成拳,深深呼吸,道:“好,我隨你們入宮!”

  “四小姐!”趙景喊道,心中充滿了惱恨和自責,若是他方才反應能再快些,為夫人擋住那一劍,現在四小姐就不會被這些人威脅,到那個威脅至極的皇宮里去。

  “趙統領,你不必擔心,太后娘娘一向疼我,未必會對我怎樣。只是,府內的人事就交給你了,按照我之前叮囑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