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元歌妙策一網打盡下(1/2)

加入書簽

  如今正是官員進京述職之時,淳州又是個港口,過往船只無數,因此,一個重磅消息很快就隨著河運和海運在大華境內傳開。

  據說,瑜王夫妻此次入京,途徑淳州,在上岸游玩時遇到了當地惡霸祝奎。祝奎不知他們身份,見這群人男俊女美,兩個雙胞胎孩童亦是玉雪可愛,心生歹念,假意交好,將瑜王夫妻騙至城郊的別院,想要將這一家人迷暈后販賣遠方,

  幸虧瑜王早有警惕,提前通知了淳州駐軍副統領沐騁懷,這才免遭毒手。

  然而,看到前來的駐軍,祝奎竟然瘋狂至暴起傷人,未遂后自殺而死,瑜王本以為他只是個為惡一方的地痞,見他這般行徑,心生懷疑,命令駐軍仔細搜查別院,卻沒有料到祝奎手下有漏網之魚,竟然趁亂放火,將別院焚為一片廢墟。

  混亂之中,瑜王只來得及救出后院關押的幾十名殘疾乞丐孩童。

  瑜王越發覺得此事蹊蹺,仔細詢問那些孩童后得知,他們都是被人拐賣至此,又被打傷打殘,被逼迫乞討,所得被迫全部上交祝奎,并且飽受虐待,許多孩童因此而死。

  瑜王懷疑此事并非祝奎一人能為,背后應該有更大的組織,可惜別院被燒,所有證據都被燒毀,而從祝奎家中得到的線索很少,但祝奎能在淳州橫行無忌,運送被拐孩童的船只暢通無阻,必然買通了淳州的官員,甚至,他們參與極深。

  因為證據被燒毀,無法確定參與之人,瑜王震怒之下,命沐騁懷將淳州官員全部羈押起來,一面飛報入京,將此事稟告新帝,一面日夜審問。

  為了這樁驚天巨案,他們的行程無疑被耽誤了,為了方便查案,宇泓墨一行人已經從船上暫時搬住到淳州刺史衙門。又是一夜未眠,宇泓墨滿眼血絲,神情疲憊地回到后院,一個接著一個地打呵欠。

  不過以他的容貌氣度,即使是打呵欠這種不雅的行為,在他做來,依舊顯得慵懶邪魅,氣韻天成。“審得如何?”裴元歌替他脫下外衣,歪頭,略帶些俏皮地問道。

  宇泓墨橫了她一眼:“你說呢?早就人手假裝無意地將別院被焚毀的消息告知他們,又有意無意地給了他們串供的機會,肯說實話才怪!一個個喊冤喊得震天響,等到我把查抄他們府邸的清單扔到他們面前,又開始推卸責任,只說受了祝奎賄賂,任由他橫行鄉里,又給他的船開了方便,但并不知道拐賣一事,更未參與!”

  如果只是受賄,袒護當地惡霸,這種事情大多數官員都免不了有點不清白,輕了也就是罰俸、貶官,重了最多也就是丟官罷職。

  但拐賣孩童不同,這種事情且不論罪行輕重,首先就被朝野深惡痛絕,絕對萬夫所指。

  誰家沒有孩子?誰家不愛自己的孩子?一旦失去,有時候甚至能夠毀掉好幾個家庭。而那些當作珍寶一樣對待的孩子被拐賣、被虐待,甚至至死,這種事情無論是誰,只要設身處地地想一想,都會難受、痛恨。

  更別說那些被拐賣的孩童里,還有官員、宗室的子弟,更是罪行嚴重。

  如果承認為了錢參與到這種罪大惡極的事情,不但他們必死無疑,家人、后代甚至族人都會被人指指點點,好幾代抬不起頭來。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