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人血洗塵最后白蓮(1/2)

加入書簽

  侍女將洗臉水打好送進了巫涅房里,放下之后便離開了,自從這幾日巫溪寸步不離,巫涅房里的侍女倒是樂得悠閑自在了。

  巫溪將毛巾洗好,開始為巫涅擦臉,擦手,小聲念叨著:“涅兒,漆曇都說你沒事了,可你怎么還不醒過來呢?唉……如果你真的有個三長兩短,娘也不想活了!”

  說到這,又不禁紅了眼眶。

  一滴眼淚就這樣掉落在巫涅的臉上,是那樣滾燙。

  就在巫溪抬起手臂想要擦去眼淚的空擋,一只冰涼的手卻先了一步,已經擦拭去了巫溪臉上的淚痕,并虛弱的喚了一聲:“娘!”

  “涅兒,你終于醒了!”巫涅醒了過來,巫溪別提有多開心了。

  “娘,宮主她怎么樣了?”

  巫溪臉色一僵,有些生氣的說道:“你自己都在鬼門關走一遭了,可你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竟然是關心著她!你知不知道在你昏迷的這些日子,是你娘我日夜陪伴,寸步不離,宮主根本就沒有來看過你,一次都沒有,她巴不得你死呢!”

  “娘,您別這么說,宮主她如果想讓我死,就不會大費周折,讓漆曇想盡辦法,才想到在采陽補陰的時候,用千絲萬縷草來吸食,而不是……”巫涅看到巫溪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也便沒有再說下去。

  巫溪憤恨的說道:“如果她把你當成義子,就不該對你做那種事!如果東方宮主還在的話,一定不會留著那個女人的!”

  巫涅急忙起身:“娘,您別再說了,在我面前也不行,您知道我不愛聽!再說了,若是被別人聽了去,傳到宮主的耳朵里,麻煩可就大了!”

  “你以為我怕她嗎?我看倒是她,敢動我一分試試!”巫溪說道,“我可是東方宮主身邊的人,更是小宮主的奶娘!”

  “此時的宮主,已經并非昔日的宮主了!她的變化,我最清楚,娘,總之以后不要忤逆她便是!”說完,也不再聽巫溪的嘮叨,一邊穿上衣裳,一邊推門而去了。

  巫溪心里的怒火,早已熊熊燃起,一旦找準一個時機,定燒她個天翻地覆,定要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現在是白之宜突破第五重紫的時候,我必須要在她突破之前殺了她,否則,換做是誰也都不好下手了!

  可是這把火,讓誰去點才會萬無一失,又不會殃及自己呢?

  思索一番過后,她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人:對啊,唯有白之宜最大的對手皇甫青天,才是與我合作的最佳人選。

  兩位眉清目秀的黑衣少年抬著用木架支起的金色龍袍緩緩而出,更有兩位同樣貌美的少年侍奉著白之宜脫下那一身白色華服,四人開始侍奉她穿上了這件為她量身定制的特殊龍袍。

  絢麗刺目的明黃色,繡有九條盤旋而飛的龍,每**與龍的之間都有金色曼陀羅,腰封勾勒出她纖細的腰身。穿戴好之后,白之宜只覺得鏡中的自己,越發的霸氣,盡管自己眉眼含笑,卻是不覺得透出那種令人不怒自威的戾氣。

  “你們都下去吧,本宮主想一個人欣賞欣賞這完工的地下皇城!”

  “是!”tqr1

  “我準你去琉璃密室,讓小宮主練完功,來地下皇城見我!”

  “知道了,宮主!”

  白之宜踏步在這黃金大理石的地面上,看著這里每一個金色的建筑,感受著每一絲泛著權利的濃香。

  看這入目的一片金碧輝煌,奢華的程度與真正的皇城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吧。

  此時那兩座清澈見底的池壇早已重新灑入新鮮的四色曼陀羅花花瓣,不論是視覺上,還是嗅覺上,都令人心曠神怡。

  她穿著明黃色的龍袍,極具威嚴的走在那一條筆直的鋪著暖黃色的絨毯上,緩緩而上石階,入座在那曼陀羅花形的金色龍椅上。

  那花瓣上頂端的一顆顆巨大的夜明珠,讓白之宜這一身本就威嚴無比的龍袍,更加的泛出金色的圣光。

  她體會這君臨天下的感覺,高聲道:“終有一天,我擁有的不止是這地下皇城,而是整個天下!”

  “巫涅定會協助宮主,早日奪得天下!”巫涅一邊緩緩而來,一邊恭聲道。

  “涅兒,你醒了!”白之宜笑道,“可有覺得不適?”

  “多謝宮主關心,涅兒很好,并無不適!”巫涅頓了頓,才鼓起勇氣問道,“只是涅兒關心宮主,反噬的狀況可有再出現過?”

  白之宜大笑起來:“倒是沒有了,我已吸光了這地下皇城關押的所有男人的至陽之氣,若是再出現反噬,恐怕還需要涅兒你……”

  “只要宮主需要涅兒,涅兒定當萬死不辭!”

  巫涅看著從未如此笑過的白之宜,不覺得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零点棋牌怎么不能玩了 老k棋牌是真的能提现吗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 下载天津11选5走势图 开奖 微博问答围观能赚钱么 山西十一选五下载 动物总动员投注方法 5239开心棋牌 福利七乐彩走势图 足球现场比分及开奖 天天乐棋牌app下载 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海南环岛赛在哪直播 日本股票指数叫什么 天津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