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刺入心臟母女連心(1/2)

加入書簽

  紫風月實在難以相信,被軟禁了三天的自己,竟然這么快就可以走出這間牢籠般的房間,帶自己出來的人,還是白之宜這個女魔頭。

  白之宜沒有讓任何弟子跟隨,只帶著紫風月緩緩來到了一個地方。紫風月原本極度害怕白之宜,可是這幾日白之宜對自己實在是好的讓人難以置信,而她對自己也客客氣氣,更加因為白之宜或許知道自己的身世才對自己這般好,所以在她面前,也不像最初那般怯懦恐懼

  了。

  “這是什么地方?這也是曼陀羅宮嗎?”

  眼前的地方,猶如人間仙境,但卻四面環山,殊不知這看似是山,實際上是巖石堆砌的城墻。

  “這是幻靈湖,只是曼陀羅宮的一個小地方,如果你能留下來,我便每天帶你走一處,等你熟悉了曼陀羅,以后也好自由走動了!”白之宜柔聲笑道。

  紫風月心中滿是疑惑,但還是強忍著詢問的沖動,她看了看這幻靈湖,說道:“這幻靈湖可真漂亮,那好像有個人!”說罷,便有些鬼迷心竅的走了進去,白之宜背著雙手,一雙眼睛溫柔似水,卻又帶著隱隱不安和期待,那滿頭白發原本一直披散,可現在每次面見紫風月,都梳著簡單利落的發髻,倒真有種說不出的韻味

  湖的中心有一個亭子,背對著自己的紅衣女子正輕搖一折紙扇,紫風月焦急的沿著湖中一條木橋跑了過去,待那紅衣女子回身后,興奮的說道:“真的是你,花媽媽,你來救我了!”

  “說什么胡話呢,風月!”花碧傾笑著用紙扇敲了敲紫風月的腦袋,“我已經替你把云二少邀過來了,按照你的心愿,池中錦鯉紅蓮,桌上青梅煮酒,還有這朵紫色鳶尾花,剛摘的!”紫風月愣住了,等花碧傾將紫色鳶尾花插在她的發髻上后,才回過神來:“云少也來了?我就知道他不會不救我的,我就知道他還念及我們曾經的情分,我還是有希望的,花媽媽,我還是有希望的,對嗎?

  ”“傻孩子,你是不是開心的過頭了?盡說些胡話,你這次邀云二少來,不就是商量為你贖身,然后風風光光的嫁進桃花山莊做你的云二少奶奶嗎?說真的,花媽媽還真是舍不得你!”說著說著,花碧傾倒是

  紅了眼睛,她愛憐的撫摸著紫風月的臉,“這么多年,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親生女兒,你要是能嫁給自己心愛的男人,我比誰都高興!”

  “云少要為我贖身?要讓我嫁進桃花山莊?”紫風月喃喃自語,她不敢置信的一把握住花碧傾的手,“這是真的嗎?我是不是在做夢?”

  “這還能有假?”

  紫風月失聲痛哭,亦或是苦盡甘來,她撲進花碧傾的懷里:“花媽媽,不,娘,以后你就是我娘,煙雨閣就是我的娘家,這輩子風月都不會忘記娘對我的大恩大德!”

  一直站在洞外沒有進去的白之宜,看到這一幕,鼻子忽然一陣發酸,這是她這幾年來從未有過的感覺。

  接著,白之宜便看到紫風月與皇甫云對酒當歌,又看到她穿上了紅色嫁衣風風光光的嫁進了桃花山莊,在紫風月的夢境里,花碧傾是她的娘,皇甫云是她的夫君。

  幻靈湖能顯示出這個人內心深處最渴望的東西,并且變成現實,讓人進入夢境卻再也不想出去,一直處于幻覺狀態,所以入了幻覺,紫風月也忘記了自己還是曼陀羅宮的囚徒。她內心的渴望,沒有自己一點的位置,白之宜由失望轉為委屈,又由委屈轉為憤怒,她所看到入了幻覺的紫風月,其實一直都是自己在對著幻覺說話,可是白之宜卻看的真真切切,她飛身而去,站在已經

  拜堂過后興奮等待皇甫云回來的紫風月面前,一把拉起她的手臂,往外走去。

  紫風月驚呼道:“鳳綾羅?你以為你把我抓走,就能阻止我和云少成親嗎?”在紫風月的呼喊中,白之宜已經將紫風月帶出了幻靈湖,紅色的新房變成了黑色的石壁,抓走自己的鳳綾羅變成了白之宜,紫風月一時愣住了,她呆呆的望著白之宜,又看向幻靈湖,哪還有什么湖面,亭

  子,花碧傾和皇甫云,只剩下大片白色煙霧,和還在滴著水滴的尖銳如同獠牙的鐘乳石。

  “這……”紫風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是紫色的,不是紅色的,又摸了摸自己的發髻,沒有鳶尾花,只有一根發簪,她無力的癱坐在地,“我到底是怎么了?”面對有些恍惚的紫風月,白之宜的怒火也熄滅了幾分,她耐著性子將紫風月輕輕扶起:“這是幻靈湖,能夠顯示出你內心最渴望的一切,沒想到,你就這么想嫁給皇甫云那個小子!可是現實中,皇甫云娶的

  可是鳳綾羅,而你,對于他來說,什么都不是!”

  “你真卑鄙!”紫風月被人戳中了傷口,看透了內心,有些惱羞成怒,“別以為你說些云少的壞話,我就可以幫你傷害他來報復他!我寧可報復鳳綾羅,也不會報復皇甫云!”

  “留著皇甫云,對你來說,始終是一塊心病,風月,對于讓你痛苦卻永遠不能擁有的男人,何不除之而后快呢?”白之宜冷聲道。

  紫風月掙脫白之宜的攙扶,激動的喊道:“你若敢傷害云少,我就跟你同歸于盡!”“哈?”白之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怕自己怕成這樣的姑娘,竟然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與之同歸于盡?白之宜嘲諷的勾了勾嘴角,“你現在的樣子,真的很像……可是到我這個年紀,你一定

  會后悔,當初為何自己是那么傻,天底下好男人多得是,可是你偏偏就抓著這個負心漢不放手!”

  “你這個妖婦,你有什么資格對我和云少的感情評頭論足!”紫風月冷聲道,“就算皇甫云這輩子都不能愛我,我也愿意一輩子都活在痛苦之中!”

  白之宜深深地吸了口氣:“看來,你真是鬼迷心竅了,原本,我想留著皇甫云,與皇甫風和皇甫雷一起,成為我的傀儡,但是現在,本宮主改變主意了,皇甫云這個小子,絕對不能活!”

  紫風月暗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一 期货短线赚钱难 复式一等奖奖金计算 中彩网官方网站网址 博远棋牌 天易棋牌 福彩3d开奖直播、 888棋牌游戏大厅 极速飞艇登录网址 刷信用卡pos机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3d最容易出的组三 在线预测 安徽11选5开始时间 炒股的智慧 河南福彩中心工作福利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