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V章 發現珍珠,石頭切西瓜(1/2)

加入書簽

  艾亞亞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柳富,柳貴兩家送來的東西,她一樣也不要,或者可以連看一眼都不肯,因為她不稀罕,艾亞亞一門心思的只想要柳青城塞給妞妞和小寶子人手一個的那模樣與真人相仿的人偶。***

  柳青城揚起一臉的茫然無措。似是在問小女人什么要他夠意思般。

  “就是那個,有沒有我的?”艾亞亞勾勾手指向她那巴掌大的小臉。

  她也想要?!柳青城微微一怔,他本以為這些東西都是小孩子喜歡的玩意,小女人多半不會在意,卻不曾想她竟是童心未泯。

  “沒有了?!”艾亞亞頓時大失所望。難不成不是仿真木偶嗎?亦或者,他只是給小寶子還有妞妞做玩具罷了,根本就沒她算在內。

  “亞亞姨,我的這個……”小寶子翻著手里的木偶,似是十分舍不得的模樣:“送你吧!”

  “嗖,嗖……”妞妞也學著小寶子的動作,抬起短粗的胳膊,把木偶往艾亞亞面前遞。

  “不用了,小寶子和妞妞拿著玩就好。”艾亞亞抬手,輕輕地撫過小寶子的額梢。沒有就算了,也不是非得要,她艾亞亞豈會跟孩子一樣,那么跟青城斤斤計較,只是心頭卻是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澀感。

  就好似吃不到葡萄,嫌棄葡萄酸的小孩子心里般。唔唔,艾亞亞使勁地揮揮頭顱,把這個念頭揮出了腦海。

  “亞亞啊,你快來,快來一下!”柳家的院外傳來了許嬸的求救聲,儼然許嬸已是撐不住了柳富家軟磨硬泡了。

  “來了!”艾亞亞應了一聲,可又不甘心地回頭望了柳青城一眼,最終她還是對小寶子和妞妞人手一個的仿真木偶耿耿于懷。真是該死!

  憋悶得緊的艾亞亞只得把一肚子的火氣全泄在主動送上門找虐的柳富家的身上。

  “青城叔做好了嗎?”艾亞亞的身影剛剛飄出柳家的長院,小寶子就抬起小手牽著柳青城的衣角迫不及待的詢問了起來。

  說起來,這可是青城叔和他小寶子的秘密呢。小寶子跟柳青城也是勾過手指,打過誓過的。

  柳青城輕揚唇角,沖著小寶子重重的一點頭。

  “真的,找來了?青城叔你真厲害!”小寶子歡喜地差點從地上跳起來。原來他告訴青城叔的地方沒錯,青城叔要找的東西,果然是在他說的那里。

  噓,柳青城單手抱穩妞妞,豎起手指給小寶子比了噤聲的動作,東西他是找來了沒錯,可要怎么才能把這個東西嵌入在他事先準備好的半成品上呢。這好像是個難題了!

  艾亞亞可能是太忙著‘照顧’柳富家了,所以粗心的她竟是一時沒能注意到,柳青城的褲腿有一段已是被河水給浸得濕噠噠。

  aaa

  吃過了晚飯,柳老太并沒有著急回房,而是坐在桌前,好似是打算跟艾亞亞長談些什么。

  艾亞亞倒是也不急,就耐心的等著柳老太先開口。

  柳家的新屋里沉浸了半晌,柳老太突地開口道:“他們幾時走的?”畢竟是身上掉來下來肉,柳老太雖是心里頭埋怨兒女們的不孝,可難免的還是會打聽個一兩聲。

  “日落前走的。聽許嬸說:兩位舅舅和舅娘挖了果秧后就去了林家。”艾亞亞也不遮掩,將事原原本本地跟柳老太說了一遍。

  “哼,就知道準是李淑芬那個碎嘴的到處嚼。”柳老太沒好氣的冷哼了一聲。

  “嗯。”艾亞亞低低的應道。

  “青城呢?這孩子不張羅著多陪陪你,竟是又去哪野去了。”半晌的柳老太聽見屋里除了艾亞亞的聲再沒別的聲響,便是又不快地詢問了一聲。

  “青城去天順大哥和許大伯家了,因為要知會兩家一聲,所以該是得過會兒才能回來,奶奶您別多心了。是我讓青城去的,這眼看著雨季就要來了,等雨水一來,河水一漲,咱們就得插秧了。”艾亞亞生怕奶奶念叨柳青城的不是,趕緊出聲解釋道。

  今個兒柳富,柳貴家來鬧,艾亞亞也知道,柳老太的心里不是個滋味。她也不太好揪著老人的痛處說。

  “嗯,知道了,好好好!”不等艾亞亞把話說完,柳老太便連連的應著,突的柳老太將手探向懷里,摸了半天,這才摸出一只粗布包來。別看布是粗布,可柳老太似是很寶貴這包里的東西,所以那粗布就好似剛剛裁下的般,跟新的似的。

  柳老太將粗布包輕輕地往桌上一搭,往艾亞亞的面前推了推:“亞亞,青城這孩子不會討女孩子家歡心,這都是他小時的那些事鬧的,你可別怨他。”

  “是。”艾亞亞邊應邊打量起柳老太推到她眼前的粗布包來,粗布包一展開。

  艾亞亞赫然愣住了,竟是那對翠玉鐲。

  “奶奶,您這是?”艾亞亞此時才注意到,早前她討回來,套在老人手腕上的鐲子不見了,而現在那粗布包里竟躺著一對。

  這鐲子看著不似太值錢的樣子,可柳老太卻十分寶貝它們。

  “當年,青城的爺爺一共送了我兩件的玉器做定信物,不過當時家里實在是太窮了,就

  連這兩件的玉器也是臨時拼湊出來的,所以那時我就退回了一件給他,只留下這對鐲。”

  “奶奶……”艾亞亞似是從柳老太的話中,讀懂了老人的意思。

  “現在我把它托付給你了。”柳老太語氣篤定道。

  “這怎么行啊。這可是爺爺送您的定信物,您現在把它轉送給我,我哪能受得起啊。”艾亞亞連忙起身,想把鐲子退回給柳老太。

  只是奈何,柳老太鐵了心思。

  “要你拿,你就拿著,放在我這里,只會遭人惦記。給你,我倒是覺得心里踏實,再者說了,青城這孩子那天去廟會,臨出門時,我還叮囑他叫他給你買個飾回來,結果他倒好,我給他多少銀子,他給我帶回來多少。真是一點也不招人待見!”柳老太雖是在數落柳青城,可是語里卻滿是愛憐。

  柳青城能從過去的陰影里走到今天這步,已屬不易了。柳老太覺得她此生已是別無他求了,更何況,青城又是娶了這么一房體面的媳婦進門。柳老太心中甚至隱隱覺得,有艾亞亞在,柳家的苦日子就一去不復返了。從這一刻起,日子都是甜的,會越過越紅火的。

  “亞亞,你都看見了,今天那四個混賬東西,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兩個兒子家,讓你看笑話,真是……”柳老太說著臉上暈開一抹困窘的暗紅。

  “奶奶,我是您的孫媳,咱們是一家人,什么看不看笑話的,您看看您這是說的是哪的話!”艾亞亞忙著勸慰起柳老太來,柳家的事,她只是多多少少的聽許嬸提到過一些,還有就是聽村里人碎嘴的念叨過些。“聽說亞亞上頭還有位姨?”

  艾亞亞的問話,把柳老太問得一愣,沒想到人可畏啊,她這孫媳竟是比她料想中的,知道的還要多:“是,青城他還有個姨——叫柳玉。只是嫁去臨縣已有許多年了,一直音信全無。我自當她死了!”

  提到女兒,柳老太好似十分的氣惱,兩個兒子不成器也就算了,討了這么兩房的媳婦回來,偏偏她的女兒柳玉也是個不成器的東西。

  “人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可若是秀兒還活著,秀兒她……”提到小女兒,柳老太不禁得又是淚眼婆娑起來。

  “奶奶別難過了。娘不在了,不是還有我跟青城孝敬您呢!”艾亞亞伸出手去,輕輕覆在柳老太枯槁般的手背上,柔聲細語的安撫起來。

  “是,是,你看我這說的好好的怎么竟是哭起來了。”柳老太忙抬起手,用袖口去搌臉上的淚水。

  “怪我,是我的錯,不該提起奶奶的傷心事。”艾亞亞不禁埋怨起自己的不是來,奶奶醫眼睛前,青城曾經千叮嚀萬囑咐過她的,不要惹奶奶生氣或難過,奶奶的眼睛之所以會看不見東西就是當初思及女兒慘死哭瞎的。

  “不怪你,這些事,本就是咱柳家的家事,奶奶早就該跟你講明白的。好了,奶奶不難過了,現在奶奶要給你說些正事。”柳老太迅速斂去淚水,一板臉色道。

  “聽說那天在縣里,你跟青城攤上官司了?”

  艾亞亞萬萬沒想到,柳老太的消息竟是得的這般快,她跟青城苦苦的瞞,這才瞞幾天啊,竟是已是紙包不住火的傳進了奶奶的耳中。

  “是。”艾亞亞重重的一點頭。此時此刻,艾亞亞也不好再瞞了。

  “事都解決了嗎?”柳老太好似十分懼怕跟官府有關的事,通過柳老太的話里話外,艾亞亞便聽明白了。

  “是,都解決好了。”為了讓柳老太放心,艾亞亞沒敢說,他們是與誰生了沖撞,只淡淡地應了聲說是事都解決好了。

  “那就好。”柳老太邊點頭邊不放心的對艾亞亞叮囑道:“亞亞你記得,跟青城在外面要小心點,咱們柳家現在境況不抵從前,小門小戶的哪里能惹得起人家高門大院。”

  “是。奶奶,亞亞記下了。”

  “嗯,記下了便好,記下了便好啊!”柳老太慢慢地扶著桌案站起身,往出走。

  “奶奶,這鐲子!”艾亞亞連忙拾起柳老太放在桌上的翠玉鐲,將裹在鐲子外面的布重新包好,追了出去,硬是將鐲子又塞回了柳老太的手中:“奶奶,我平日里是要下地干粗活的,本就戴不上什么飾,戴著倒是累贅了,這鐲子還是您幫我收著吧。”

  “你……”柳老太一驚,半晌地緩過神來,抿起唇角:“行,那奶奶就幫你收著,不過咱柳家的銀子,我可不會再管了。你也聽見今天你那兩個舅舅家都來說了些什么,咱們柳家的家底還是放在你那,我放心些。”

  “好!”這次艾亞亞沒有再推辭,而滿心滿口的應了下來:“奶奶,我想問您件事。”

  “行,你問吧。”

  “那姜家,就是姜素琴?”艾亞亞也不知道她記得的對不對,一開始,她本是想找許嬸打聽的,可是,許嬸一聽她提姜這個姓,當時那臉就拉得老長,所以艾亞亞只得尋了個機會,找趙天順問了兩句。

  可姜家的事,趙天順也說不清,畢竟姜素琴是個寡婦,又帶著半大的娃娃,而趙天順呢,一個有家有妻有娃的大男人哪能見天的去打聽人家寡婦家的

  長短事吧。所以趙天順建議艾亞亞不行就去問問柳老太。

  “好端端的你提她干啥?!”柳老太沒好氣的一撇嘴,許是早前李淑芬上門滋事就是姜素琴挑唆的,柳老太的氣好像到此時還沒見消呢。

  “沒啥,我是見她家有兩畝的澇田,所以我心思著……”若是種水稻當然是種的人越多越好,到時豐收時,產量少,許是會供不應求,所以艾亞亞尋思著,再拉個人一起入伙。把村頭的那幾畝天然澇田全給有效利用上,只可惜,不單許家看不順眼姜素琴,就連柳老太也是提起姜素琴就來氣。

  “那個姜寡婦可不是什么善茬,嘴毒心狠,你最好別理她,早前因為她,鳳兒差點把命都給搭進去。你可得小心著,見著她不行就繞道走,可別搭理她,明白嗎?!”

  原來許家與姜家的梁子是這么結下來的,從柳老太的嘴里探到口風的艾亞亞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低低的應道:“噯,知道了。”

  aaa

  “妞他娘,你瞅瞅今天亞亞問你那事時,你那臉拉得那叫一個長,事都過去這么些年了,你咋還那般的小肚雞腸的還記著嘞?那當初她不也不是有意的嗎?”一回家,許強便念叨起許嬸的不是來。

  “她那叫不是有意,差點把咱們家鳳兒推界河里淹死,那還叫不是有意。呸!鬼才信她不是有意的呢。”想起當年的事,許嬸覺得她的心現在還懸在心口上,吊得高高,下不來呢。有時夜里頭,做夢夢見還會驚出一身的冷汗來。

  “那不也是事出有因嘛?要不是鳳兒他們幾個娃淘,把她的東西扔河里,她也不能硬推咱家鳳兒一把,你也知道,那東西是她……”

  “我說當家的,你是不是看上那姜寡婦了?咋胳膊肘老往外拐呢?沒錯,那是她短命鬼的男人留給她的,可那又咋了,她有氣就沖孩子撒啊,有本事把氣撒婆家人身上啊,說到底還是她沒本事!”

  “那不是給幾個娃氣著了?”許強跟許嬸一個勁地講道理,從那天出事到現在,他不知已經為此跟他媳婦爭過多少次了:“再說了,連鳳兒都不記著了,你還記著那么清楚,干嘛?!”

  “噯,我就記得清楚了,咋了?要不,也換我把她家閨女推河里頭試試,看看誰急?”許嬸沒好氣地朝著屋外狠啐一口:“呸,就該讓她也嘗嘗娃從鬼門關走一遭回來,那心里是啥滋味!”

  “妞她娘,你說啥那?!你可別去做那糊涂事去。”許強深怕許嬸一沖動真就做出什么不可補救的事來。趕緊勸阻。

  “哼。保不齊哪天我就也讓她試試。”許嬸依舊是憤憤不平。越說越有氣。

  柳青城推門時,正巧聽見許嬸說的話,嚇得柳青城當即臉都白了。

  “你看看你,給青城嚇的。”許強再度斥責了許嬸一聲,又轉過頭對柳青城憨笑道:“青城,別聽你嬸子胡說,她就是天生的刀子嘴豆腐心。估摸著要趕上姜家出事,她怕是比誰都著急。”

  “誰說的。我肯定第一個拍巴掌喝好。”許嬸耷拉著嘴角執拗道。

  “是,是,是。”許強無可奈何地連應著是:“青城啊,屋里坐,省得看你嬸子的笑話。”

  柳青城輕輕地一揚薄唇,笑著走進了許強加。

  “青城來有事吧?”許嬸似是看出柳青城好似想求她家男人辦點事:“你們說著,我去給妞熱玉米糊糊去。”說著許嬸把妞妞往懷里一抱,邁步便走出了屋去。

  “青城啥事啊?”見媳婦出去了,許強這才沖著有事相求的柳青城開了口。

  “大伯,青城這有件東西,想求您幫著過下線。”許強曾在打飾的鋪子當過兩年的學徒,所以這過線的活兒是難不倒許強的。

  “過線啊?”許強伸出手去,從柳青城手中要把過線的東西接了過來:“就是這東西要過線嗎?”

  許強覺得這東西挺稀奇,說是石頭吧,又不像,石頭哪有這樣的,捏在手里,竟還是硬得嗝手哩。這究竟是啥啊,他還是頭回見呢!許強本是想問柳青城這東西是哪得來的,可最終蠕了蠕嘴,沒能問出口。

  “青城,這活就交給你大伯我吧。不過,這東西過線不太好過,你得等個兩三天的才能來取,行不?”許強捏著那東西,又是一頓翻來覆去的打量,這東西小小一粒,看著也不甚值錢的樣子。

  “行。”柳青城應得格外的爽快:“大伯,亞亞說等下雨,一漲水,地澇了,他們就去插秧。”

  “行。”許強應得竟是比柳青城還干脆。

  “那我先回去了,這個……”柳青城視線落在許強手里的東西上。

  “放心,你嬸子不會問的,亞亞那大伯也會替你瞞著的。”

  得到許強的允諾,柳青城漾開笑顏,放心地離開了許家。

  aaa

  “青城?”徒留月色耀入屋中,輕輕地響起了艾亞亞的低喚。

  “嗯?”柳青城翻了個身,跟著低低地應了一聲,他本是想裝睡的,可奈何小女人喚他,與他上床入睡的時間相隔太短,讓他想裝也裝不成。

  “你就真

  沒打算送我點什么?”艾亞亞深吸一口氣,硬是厚著臉皮跟身側的男人索要起‘禮物’來。

  他手藝那么好,能把木偶刻得栩栩如生,難道就不能刻點東西送她嗎?不知怎的,艾亞亞的第六感一直告訴她,那天她看見青城手里做的那件‘東西’定是做給她的。只是她卻不知道是什么!

  “沒。”柳青城想翻個身,不再與小女人面對面,雖是摸著黑,可這樣還是讓他覺得很是羞窘得想躲。

  “不許轉身!”艾亞亞橫手一攬,直接把男人的胳膊死死地圈進了懷中,并且不肯善罷甘休道:“難道你就真的沒點啥送我的?!”

  “沒有。”柳青城將小女人的積極性再度打擊到無。

  “我才不信。你不給我,我就自己翻。”艾亞亞一骨碌地從床上打滾的爬了起來。

  “自己翻?!”柳青城好似一點畏懼都沒有,他將雙手疊起放在胸前,好整以暇地準備繼續睡他的覺,反正半成品早就被他藏好了,就算小女人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到,他現在口袋里——糟了!

  就在柳青城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果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软件下载 河南11选5奖金 石家庄 滴滴快车 赚钱 篮彩赚钱 山东快乐扑克三遗漏 广东11选5走势图 贩卖羊赚钱么 江西多乐彩任五最大遗漏 零点棋牌官方下载 赚钱新网游排行榜 上证指数每日收盘数据2019 阿里巴巴网上批发赚钱吗 双色球合买大厅七加二 江苏11选5即时开奖结果 怎么才能赚钱买房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