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你錯怪他了(1/2)

加入書簽

  安然的手機早被司徒策裝了追蹤器,只要她開機,他就有辦法知道她的方位。夾答列傷被掛斷電話,他已經找到了她的方位,驚愕地發現她的藏身地就在附近的那條街。

  可,當他用最快的速度下樓,開車來到別墅門口的時候,安然已經離開。他沒有貿然進去,而是讓人查了這座別墅的主人是誰?

  當他知道這是唐麒的別墅之時,他心中更是覺得奇怪,但他并未莽撞地打草驚蛇,只是在此靜靜守候。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候,安然的電話再次打來,而這次的信號源卻是來自妮妮的那家醫院。

  “你在哪?”拿起電話,他故意問道。

  “我讓他們把我送到了妮妮這家醫院,妮妮剛過來,正給我輸液。”安然平靜地說著,話還沒說完被妮妮搶了電話過去。

  “你最好快點過來,安然的身體狀況很差,你就這樣對待你的女人,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說完,妮妮不客氣地掛斷電話,沖著安然就是一陣訓:“搞什么又搞成這樣?像他這樣只會對女人施暴的男人,你還是早點讓他滾蛋,不然以后有你哭的時候。”

  安然淡定地笑笑,早已習慣妮妮這樣的態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工作的原因,妮妮看司徒策的眼神有些奇怪。

  “還笑,下次命都沒了。”妮妮擔心地為安然蓋上被子。

  “妮妮,你錯怪他了,這次的傷不是他弄的。”安然解釋著,想著司徒策想起電話里那焦急而憤怒的聲音,內心升起一種期盼,說不上來的期盼。

  “不是他?我才不信,你少幫他說話。我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被虐待傾向,怎么會喜歡這種男人?”妮妮搖搖頭,滿臉郁悶地看著安然。

  她難以相信安然的話,安然身上有很多深深淺淺的紫色傷痕,兩手還有繩子留下的勒痕,可見對安然下手的人簡直就是個bt。

  “真不是他,我……被人綁架了。”為了幫司徒策爭辯,安然低聲地說出了這不想說的事。

  “什么?”妮妮不可思議地大叫一聲。

  “噓……小聲點。”安然激動地捂住妮妮的嘴,這事可不能曝光,不然會連累到知情的唐麒。

  妮妮拿開安然的手,可她依舊激動著,壓低聲音一陣感慨:“有沒有搞錯?像a市這樣的地方,居然會有人光天化日做這樣的事?那……那你有沒有報警?”

  “報警?不,那會連累救我的那個人。”安然看著單純的妮妮,拉著她是手認真說道:“記住,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說出去。”

  “為什么?”妮妮追問道。

  “別問了,很多事情很復雜,一時間我也沒搞明白,這回又給你添麻煩了。”安然感激地看著妮妮。

  妮妮笑了笑,吁了口氣坐下身來:“說的什么話?你我可不只是醫患關系,我們是朋友。你也知道我回國的時間不長,除了醫院的一些醫生,身邊的朋友不多。你能跟我說這些,我挺高興的。”

  “跟你一樣,我回來的時間還沒你長,能說話的朋友也不多。”安然說出心里話,以前有話可以跟蘇小沫傾述,可現在蘇小沫也進了這個圈子,她又怎么敢再跟小沫說太多。

  唉……

  事情越來越亂,亂得她已經找不到頭,找不到尾,更找不可下手追查的縫隙。

  車禍,一場,兩場的車禍,媽咪爹地到底是怎么死的?

  “安然,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傷心事?你跟我說,看我能不能幫到你?”妮妮拉著安然的手輕輕晃了晃,真心想幫安然做些什么?

  安然眨眨眼睛,唐麒的話堵在心里難受,她真想找個可以傾述的人幫自己分析分析。妮妮這么一說,她有些心動了。猶豫半響,最終把唐麒告訴自己的事情,還有她的身世,以及自己的疑惑跟妮妮說了。

  妮妮聽完同情地看著安然,想不到安然會有這樣的身世,讓她那顆純潔的心都忍不住痛了。

  “你說,我該怎么辦?”安然拉著妮妮的手,真的迷亂了。

  妮妮站起來來回地在床邊踱了踱步子,仔細地安然說過的話在想了想,然后神秘兮兮地湊了過來:“我覺得你該先找回六歲之前的記憶,雖然很難對六歲之前的記憶太清楚,但有些深刻的事情還是能記住的。”

  “我也這么想過,但是怎么想都想不起來。爹地也不愿提起以前的事,爹地身體現在很不穩定,我不可能去問的。”安然并沒把自己跟司徒策之間的瓜葛告訴妮妮,這事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妮妮細細一琢磨,恍然大悟地拍拍床邊,安然被她的一驚一乍嚇了一跳。她又急忙為安然拍拍背,連連道歉:“對不起,我是太激動了。我想到了讓你恢復記憶的辦法,也許對你有用。”

  ;“什么?”安然焦急地問道。

  “你可以……”妮妮正要往下說,就見大門被人用力推開,司徒策沖了進來,一臉怒火沖天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妮妮把嘴閉上,下意識地張開雙臂擋在安然面前:“你……你不能在打她,她身體已經很殘了。”

  司徒策扒開礙眼的妮妮,上前就把安然抱進了懷里。緊緊地,緊緊地抱著她,生怕一松手她又會被誰帶走。

  安然感覺到他的緊張,回過神后也抱住了他。夾答列傷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大氣,她說話的口氣平靜如水:“放心吧!只是一些皮外傷,妮妮說過幾天就沒事了。”

  司徒策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失態,急忙放開安然站起身來,目光卻沒有離開過安然的臉。

  妮妮在旁邊認真地看著司徒策,他的一舉一動都讓她忍不住想起一個人。

  像,越看就越像,除了眼睛,除了性格,這張臉就是一個模子里面出來的。難怪把這個人的存在告訴姐姐,姐姐會這么緊張,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那……那個誰?能不能讓安然在我這觀察幾天,上次我都說過她的身體太虛,不能受太大的打擊,更不能受到傷害。你看,你怎么保護她的,弄得她傷痕累累,有些地方估計掉了疤,還會留下印。”她故意把安然的病情說得重些,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在安然身上了解這個叫司徒策的男人。

  司徒策猶豫半響,本來想讓朋友過來個安然做個徹底檢查。但,他早查過孫妮妮這女人,醫學世家出生,小小年紀在國外也拿了不少獎,十年前離開a市,去年才回來,讓她照顧安然,應該比其他人更妥當。

  “我……”安然也想到妮妮這邊,一是離家夠近,二是可以跟妮妮商量如何找回記憶的事。

  “嗯!”司徒策看上去很勉強的點點頭,眼見兩個女人同時露出笑意,他又開了口:“但今晚你得跟我回去,明早我會送你過來。”

  安然看了看妮妮,妮妮高興地點點頭。妮妮知道對付這種男人不能得寸進尺,不然以后安然要提條件可就難了。

  司徒策看看掛在上面的藥水,藥水也差不多輸完,他就拉著她的手坐在床邊。她的手好冷,冰涼涼的,他用大手輕輕地揉搓著,讓她的小手漸漸暖和起來。

  妮妮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不好意思地走到辦公桌前坐下。假裝整理桌面上的文件,偶爾也瞄上他們幾眼,又看看瓶子里的藥水,等著藥水打完她也可以回去休息了。

  啪嗒啪嗒……

  看上去只有那么一點的藥水,卻是因為安然的身體狀況滴得很慢。沒有人說話,辦公室安靜得連針落下都能聽見。而,就是這樣的氣氛下,司徒策的手機響起,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司徒策皺了皺眉,討厭把這樣的氣氛給破壞,拿出手機想關了,看到上面顯示的是肖安的號碼,又不得不接通放在耳邊。

  “查到宋書恒被唐蜜藏在了城郊一個朋友的別墅,但是還沒發現安然的蹤跡。”肖安把剛接到的消息跟司徒策報告,說到安然的時候聲音就多了幾分失望。

  司徒策聽出肖安對安然的擔心,心里很不是滋味地看了安然一眼,一臉不甘愿地回了話:“安然找到了,現在在xx醫院,她的一個朋友照顧著。”

  “她受傷了?傷得怎么樣?有沒有生命危險?要不要我把判官找過來?”肖安緊張地發了一串的問,心撲通撲通地就要跳出胸口,緊張地等候著司徒策的答復。17385193

  司徒策痛苦地閉上眼睛,睜眼之后眼中滲透出恨意。用這樣的眼神掃向安然,安然被嚇到的同時,也想到打電話來的人肯定是肖安。

  可憐的肖安,一定為自己擔心死了。該死,自己怎么沒想到也給他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小臉微皺,安然心里一陣自責。

  聽不到這邊的回應,肖安就更加焦急起來:“策,怎么不說話了?難道安然她……”

  司徒策不想繼續聽下去,把手機放到了安然耳邊。安然害怕地看著司徒策,聽到電話那邊傳來肖安焦急的聲音:“策,她怎么了?怎么了?”

  “肖少,我沒事,很好,謝謝你了。”安然簡短地說了一句,聽到肖安喘了口大氣,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司徒策的臉就這么沉著,湛藍色的眸光再次被怒氣滲滿,恨不得現在就好好懲罰這個女人。她到底使了什么魅術,把肖安迷成了這樣。

  安然害怕地低下頭去,為肖安的擔心再次上了心頭。相信這次自己的失蹤,肖安的心肯定被司徒策完全摸透。

  罪人!

  她就是罪人!

  這次肯定害死肖安,也害死自己了。

  他那殺人的目光,她敢肯定今晚會受到非人的折磨,她開始有些害怕回去。很想向朝妮妮投向求救的目光,但在他眼皮子底下,她根本就不敢。

  妮妮緊盯著兩人的表情變化,看到司徒策眼中那殺人的目光,著急地起身走了過來:“喂……她現在是病人,對她好點!”

  司徒策猛然一抬頭,怒光有增無減地看著妮妮。心口的難受很難平息,可這小妮子的怒光,卻是那么地執著,執著到讓他把心中的火氣強壓了下去。

  “還有,她需要吃好點,睡好點。警告你,再讓我知道你虐待她,我不會放過你!”妮妮用威脅的目光看著司徒策,心里雖然害怕這藍色眼睛,卻更擔心安然會再受到傷害。

  “虐待?”司徒策咬牙切齒地吐出兩個字,殺人的目光瞪著安然。

  安然害怕地又把腦袋低了低,伸手扯扯妮妮的衣服。見狀,妮妮的火氣更大,沖著司徒策又是一陣吼:“不是虐待是什么?別這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排列3分布图 买平特好赚钱吗 彩票平台跑路了怎么办 幸运农场在线计划手机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最好的丰禾棋牌官网 dnf2018年套能赚钱 上海时时乐分布图-非凡彩票 博远棋牌代理 北京快乐8最快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表 亚马逊海外购 赚钱吗 东方61坐标连线 北京pk10基本玩法 短线股票推荐芜湖 双色球走势图红球奇偶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