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夢幻島的傳說二(1/2)

加入書簽

  “很多事情,不是光用眼睛就可以分辨的。人心詭譎,難以揣測,所以看問題要用心,要用腦子,要客觀冷靜。我這并非臆斷,而是合情合理的推論,而且,我相信我的推論。”

  纖細的手指再次隨著紋滑動,當她的手指移動到牙齒部位的時候,突然感覺刺痛一下,下意識的將手縮了回來,近距離一看,竟然破了兩個口子。

  靈兒詫異,猛地抬頭再次向壁畫上的蛇看去。

  奇怪了,這壁畫打磨的很是光滑,并沒有什么尖銳的棱角,怎么會割破手指呢?而且這個傷口看起來,就像是被蛇咬了一般。

  忽然金光大作,壁畫上面的蛇竟然消失了。

  嗯?

  這是怎么回?

  并不是壁畫消失了,而是單單上面的蛇消失了。那個人類還在,孩童還在,懸崖也還在。

  “喂,人類。”剛才那個機械的聲音再度響起,“既然你喜歡這條蛇,那那本座將它送給你可好?”

  送她?

  這話從何說起?

  莫非他要將壁畫上的蛇摳下來?

  咳咳咳,這蛇突然消失不見了,不會是這個聲音的主人搞的鬼吧。

  靈兒再次朝著壁畫瞅了一眼,這壁畫也不是金子做的,那么她要一個石頭雕刻的蛇干啥用?又不值錢!

  “那個,喜歡只是不反感的意思,并不是喜歡就要得到啊。”

  “可是這條蛇真的很厲害的,你不考慮一下嗎?”這句話說得有些急促,似乎真的在擔心,靈兒不肯收下似的。

  “不就是一幅壁畫嗎?能怎么厲害?難不成我打架的時候,可以將它丟出去砸敵人啊”那估計敵人不是被砸死的,而是笑死的好吧。

  “”

  被這個女子清奇的腦洞驚嚇到了,還沒緩和過來,就聽靈兒繼續言道;“而且這玩意也不值錢啊,要是金子或是玉石做的,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拿出去賣錢也不錯。

  “咳咳咳,本座比那些俗物值錢多了好嗎?”這個女人,真的是不知道說她什么才好

  聽到這句話,靈兒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其實她早在一開始看到這副壁畫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這條蛇她見過。

  就是那本秘籍之中,那女子身上的彩帶。

  不過她那個時候并不知道,那條蛇還存在世間。直到,聽到那個機械的聲音。

  太聲音偽裝過的太過于明顯,一聽就知道有古怪。加上他之后說的那些話,靈兒就基本已經確定,她就是壁畫上那條蛇。

  最后,她的手被咬了一口,靈兒就徹底明白,這條蛇是打算賴上她了。

  看透不說透,既然他喜歡演,她就陪他演。

  可惜啊,這孩子還是涉世未深,這才幾句話,就已經將他自己完全暴露了。

  “你跟那條蛇很熟嗎?你說送我就送我?你能做的了主嗎?”

  “本座當然能。”

  “可是怎辦呢?我不想要啊。”

  “不想要也得要,你沒得選了,本座已跟你簽訂了契約。從今以后,不管你在哪里,本座都能找到你。哼,想甩開本座,沒那么容易!”說話說的太快,一時間忘記了偽裝,原本用來改變聲音的面具也掉到了一邊兒,從一個機械的聲音變成了一個孩子。

  他正在為自己提前咬過靈兒的事情洋洋得意,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聲音偽裝已經掉了

  靈兒無奈的扶額,她發現她身邊的獸,大多數都是這樣沒腦子的。

  像鳳靈,,還有眼前這位蛇兄弟,簡直不要太好騙,全是被人賣了還替人家數錢的主兒啊。

  靈兒邁步,欲超前走,一個不明物體突然飛了出來,然后一把抱住了她剛抬起的腿。

  “別走,求求你了,就收下本座吧。嗚嗚嗚本座真的很厲害的”

  靈兒低頭彎腰,將這個幾乎掛在她腿上的物體拉開,仔細打量。

  一個長著白凈的孩童,看起來年齡跟馭兒差不多大,不過他頭上長著兩個小小的金色的犄角,還有一條尾巴,樣子嗎,就跟二十一世紀電視里的小龍人差不多。

  估計是以為靈兒不要他,要離開這里,所以著急了。

  撇著小嘴,時不時的抽泣一聲,看起來萌萌的。

  靈兒彎下腰,拿出手帕給他擦拭臉上的淚,“你就是那個壁畫上面的蟒蛇嗎?”壁畫上面看起來那么碩大,這現實版的也太袖珍了吧。

  小蛇人兒吸了吸鼻子,一臉難過的說道:“不是,那是我母王。”聲悶悶的,看起來似乎想起了什么傷心事兒。

  “那你母王呢?”

  “母王為了保護我,引開了那些人類,失蹤了。我也不知道,母王現在在哪里”或許,母王已經被他們害死了,雖然這個可能性很大,可是他不敢往這方面想。

  他母王是靈蛇族的皇,靈蛇族是母系氏族,他們世代生活在一個島上。那個時候他還在母王的肚子里,雖然也能夠感知外面的世界,可是知道的并不多。

  他只知他們生活的地方很美,是一個天然的島嶼。

  母王是他們靈蛇族最優秀的皇,也是第一個修人形的蛇。

  那個島上的是森林山川是屬于他們的,可是在那之外,還有另一個世界,那是人類的世界。

  剛剛修煉成人形的蛇皇,因為好奇,邁出了屬于他們的地盤,踏足了人類世界,并且在人類世界,愛上了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他的父親武曉宇。

  可是武曉宇的家族早就給他定下了婚約,他的未婚妻知道了蛇皇的存在后大發雷霆,而且將這件事鬧到了武家。

  當時武家的家主就是武曉宇的父親武行立刻將武曉宇召回,并且命令他放棄外面的女人,并遵照婚約,迎娶他的未婚妻。當時的武曉宇寧死不從,后來就被軟禁在了武家別院。

  蛇皇為了尋找武曉宇,中了他未婚妻的埋伏,無奈之下現出真身逃離。那次中埋伏受了重傷,而且她找不到武曉宇心下慌亂,無奈只能回到靈蛇族想辦法。

  可是她卻沒想到,她的身上被下了追魂香,她那次回去,給靈蛇族帶來了滅頂之災。

  “母王回到族中的當晚,那個女人就帶人圍攻。他們帶了一種我們靈蛇很畏懼的藥草,壓制了我們的行動,最后母王為了降低傷亡,抓了他們隊伍中一個孩子來威脅。就是你壁畫上看到的。那個孩是武曉宇最喜愛的侄子。他在武家很受寵,他是偷偷跟著隊伍跑來的,如果這個孩子受傷或者死亡,不管是武家人,還是那個女人,回去都不好交代。所以他們停止了對靈蛇的虐殺。可是他們卻不肯放過母王,一步一步的,將母王逼到懸崖絕壁。你看的沒錯,母王一直在后退,而且她也不想傷害那個孩子。因為她聽武曉宇說過,這是他最喜歡的侄子。”

  “后來呢?你母王怎么逃脫的?”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