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義兄(1/2)

加入書簽

  /p>

  沐府西側有一條蔭蔽的大街,朱高煦坐著馬車進來,覺得光線驟然一暗;樹蔭遮蔽了太陽,磚石地面上留下斑斕的光影。

  朱高煦輕輕挑開車簾,覺得空中的微風也比外面涼快多了。他眺望前面的街口,好像看到了隧道的出口、亮光刺眼。

  空氣中飄蕩著一股草木灰和豆豉的味兒。朱高煦這才想起快中午了,周圍的百姓應該在做飯,而云南漢人的家常菜最喜歡放豆豉,幾乎什么菜都要放那玩意,難怪有這么股氣味。

  兩旁的大樹差不多都是榕樹,大多長在宅邸院子里,偶爾也有長在街邊的。不遠處就有一顆很大的榕樹,許多根莖交織在一起,形成兩人也無法合抱的樹干,看來很有一些年頭了。更神奇的是,樹干前還點著香燭,地上也有不少香灰殘余,敢情有百姓把這棵樹當神來供奉?

  朱高煦觀察了一陣,發現兩旁都是民宅,東邊的房屋并非沐府的建筑……一般大戶人家都有圍墻,而且靠墻不會種樹,主要為了防盜房刺客,避免刺客順著樹爬、或者藏身;沐府的房屋不可能修成這樣。

  “為何不靠近了走?”朱高煦問道。

  韋達聽明白是為何不靠近沐府,便俯下身看著馬車里的朱高煦道:“回公子話,東邊這排房屋后面,還有一條街;但街口的坊門有人看守,路人不能走那條街。”

  “哦。”朱高煦點點頭。

  ……回到漢王府,朱高煦先陪郭薇吃了午飯,然后才來到前廳書房。他立刻召王斌、劉瑛、侯海、陳大錘、趙平等人見面。

  “守御百戶所”以及儀仗隊親衛,幾乎沒有專門干奸諜的人才,朱高煦準備先親自干,讓這幾個人跟著學套路,以后再把事兒交給他們。

  打開書房里面的一道木門,大伙兒跟著朱高煦走進去,里面的木架上擺滿了藏書。朱高煦吩咐曹福把一副書架挪開,再掛上幾張白紙拼在一起。

  趁曹福磨墨的時候,朱高煦便回顧左右道:“形勢有變,不用等沐晟了,咱們要立刻抽調人手進行部署。教將士識字的事兒,讓錢巽去干,王斌、劉瑛、侯海今后在我身邊聽從調遣。”

  二人抱拳道:“下官(末將)遵命。”

  朱高煦提起毛筆在硯臺里蘸了一下,便在墻上的白紙面寫起字來,下筆處落下幾個有力的行草字體,寫得相當好看。他這書法是原來那個朱高煦練出來的。

  沐、耿、沈、未知勢力,幾個字寫下來,朱高煦分別畫了個圈;他先解釋沐府和耿家的關系,再推論出未知勢力的存在。便是在滇池邊與韋達說過的那番話。

  朱高煦說完,又道:“沐府、沈徐氏都是擺在明面的勢力,大伙兒都知道;耿家有家眷逃到云南,也不用怎么費力就能猜到,畢竟耿老夫人就是長興侯耿炳文的妹妹。

  咱們眼下主要查的是這個……未知勢力,究竟是什么人;以及沐晟生了什么病、或人在何處?次要目標有二,其一查出耿家的人究竟被窩藏在哪里,有哪些人;其二,沐府和沈徐氏是什么關系。”    還有個人朱高煦不好說,那就是胡濙。胡濙是皇帝派來的,朱高煦不便將其擺在臺面上監視。

  大伙兒瞪眼看著墻上的字,侯海要了紙筆,走到桌案前奮筆疾書。

  朱高煦等了一會,便問:“諸位可聽明白了?”

  眾人紛紛答道:“回王爺,明白了。”

  于是朱高煦開始具體部署。

  他先下令陳大錘在城中典下一間鋪子經營首飾金玉,正是陳大錘在京師干過的勾當故技重施。

  不同的是現在朱高煦更加明目張膽,只因在云南進行奸諜活動、針對的是云南本地勢力,就算被發現也不會有太嚴重的后果。而且云南的商鋪還在“守御所”備案名字:金鋪分司。

  王府“守御所”再用軍士組建一個權勇隊,隨時在需要時向各處據點增援人手。

  以親衛百戶趙平、兼領金鋪分司守備,明面上的身份是鋪面掌柜。里面的人員全是奸諜,包括山東來的王府奴婢陳氏。

  這些奸諜進出金鋪,又在城中租賃或購置宅邸住所、軍士們帶上各自的家眷住下,作為撒網出去的據點。分別在沐府西側那條蔭蔽街道及沐府各門、沈府附近、梨園附近。

  打探到的消息報到金鋪分司,然后向王府“守御所”呈報,由劉瑛和侯海匯總整理。朱高煦要了解事情進展,只需召見這二人即可。

  幾天后,分司、諸據點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彩票控 球探网捷报即时比分网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时间 快3上海中奖开奖号走势 血战麻将怎么算钱 利用酒店的电赚钱 2016年基金赚钱了吗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360 超市理财能赚钱吗 彩虹时时彩app下载 皇冠街机电玩捕鱼 彩票平台都有哪些找q34871好 秒速飞艇全天计划群 浙江6+1几点开奖 双色球8码小复式是多少注 快速赛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