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熱鬧的壽宴(1/2)

加入書簽

  一塊塊綠色稻田,拼鑲成了一大片起伏的原野,又有桃李櫻樹點綴其間。風景深處的一棟白墻青瓦房屋、在圍墻環繞下,便是耿家的莊園。

  “父親,姑婆生辰、為何不請咱們家?”

  耿浩問出的問題,似乎極難回答。他爹耿琦沉吟不已,好一會兒沒答上來。

  耿浩的眼睛里有些血絲,好像有兩團火在眼珠子里燃燒著。他不是今天才如此惱怒,自上回從梨園回來,耿浩渾身就像長了刺一樣,誰都不敢招惹他!

  那個替耿浩賠了二十貫錢的漢子、又在梨園出手救了沐蓁的人,居然是漢王朱高煦。

  耿浩還是懂不少東西的,不敢在外人面前說朱高煦的不是,因為那人是當今皇帝的親兒子。但是,他有一句敢怒不敢言的話:此人就是殺了他爺爺長興侯的仇人!

  若是爺爺還在世,耿家何至于淪落至此?

  那天梨園遇到刺客,朱高煦赤手救了沐蓁一命;最讓耿浩無法釋懷的是,彼時自己居然躲開了……

  雖然后來沐蓁沒有怪他,還不斷安慰他:表哥不會武藝,見到兵器一下子會躲開,那是人之常情;表哥乃讀書人,何必與人比勇猛?

  但耿浩還是覺得很羞辱!表妹離開梨園時,幾番回頭,她嘴上說得好聽,實際上還是被朱高煦打動了罷?比較之下,耿浩更是無地自容,轉而惱怒不已。

  ……這時父親耿琦終于開口了:“西平侯不給咱們家發請帖,自有他的道理。浩兒別管此事了。”

  耿浩剛才又想起了梨園刺客之事,正在氣頭上,聽到這里、便脫口道:“先祖父在時,耿家何時如此顏面掃地?!”

  “你……”耿琦的臉馬上紅了,指著兒子卻說不出話來。耿浩他娘趕緊快步過來,扶住耿琦,轉頭道,“浩兒,快向你爹認錯!”

  耿琦一跺腳道:“沒規沒矩的逆子,你要翻天了?”

  耿浩的怒氣未消,根本不服氣,他干脆把之前的怨憤也說了出來:“宋晟的兩個公子,以前在京師、我和他們還在一塊兒像好友一樣頑;可現在人家都要娶公主了,再看看我有甚么?今后若再遇見他們,我是不是要向他們下跪?”

  他父親氣得渾身發抖,馬上去找了根棍子。

  不料耿浩直著脖子道:“父親打罷,打死我倒省事了!”

  他父親舉起木棍,馬上被夫人拼命抱住,夫人哭道,“你教他就教他,這么粗的東西打下去,有個三長兩短我怎么活啊?”

  他父親長嘆了一口氣,終于松了手、被奪走了木棍,他怒視耿浩道:“他宋晟是西北大將,朝廷正用得上,宋晟還和燕王府有舊,耿家怎么比?你別什么都和別人家比……”

  耿浩嘀咕道:“爹娘也動不動就和別家的兒子比?”

  他父親咬牙揮起了巴掌,又被夫人抱住,他瞪圓了雙目看著耿浩,罵道:“你這個忘恩負義的不孝子!這莊園是誰給的;外邊那些良田誰不想要,非得給咱們耿家?沐府有什么對不起咱們,老夫人生辰不發請帖過來,又怎樣?你他娘|的……”

  耿浩依舊直著脖子頂撞道:“姑婆生辰,云南的達官顯貴肯定都要去,正是找門路的好時候!爹成天就守著那幾塊莊稼地,一點辦法都不想,咱們家何時有出頭之日?”

  耿夫人一邊哭一邊急忙喊道:“浩兒,你還不快走開!你爹正在氣頭上,別多嘴了。”

  耿浩這才轉身溜出了堂屋。

  他跑進自己房里,從柜子里拿出一只盒子打開,里面正放著十幾顆大小不一的小珍珠,那是他陸續從漁民手里買來的。耿浩抓在手里,琢磨著做一樣什么首飾,當作給姑婆的禮物。

  珍珠是小了點,不過若是他親手制作了玩意,那意思又不同了。

  ……

  六月初,沐家老夫人生辰,陣仗簡直比過年還熱鬧。附近的幾條大街幾乎是水泄不通,很多地方官員、土司首領從上個月啟程,就為了今天能趕上宴席。

  沐府內外敲鑼打鼓、人山人海,又有殺豬宰羊的慘呼聲湊熱鬧,喧囂嘈雜不已。

  正門門樓前最堵,因為奴仆們要清點禮物,登記造冊時還要唱禮單,很多人都排隊等在那里。

  而且西平侯沐晟親自在門前迎接賓客,他被一群青壯默默地圍著,身邊還有幾個官員。若是不太重要的人,沐晟身邊的官員就幫他招呼了,他只是微笑點個頭就行。若是漢王、布政使、都指揮使等大人物,沐晟還要作拜禮,上前寒暄幾句。

  耿浩抱著一只木盒子,好不容易排隊到了門前。

  沐晟發現他了,沐晟的臉色頓時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赚钱搞投资多少钱 牛牛游戏下载 福彩快乐12技巧 娱乐城开户送体验金 江西闲来麻将下载安装 黑龙江快乐10分推荐 提现秒到账的棋牌游戏 浙江快乐彩遗漏数据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 七彩娱乐游戏 出去人迹罕至的地方怎么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开将结果 吉时开奖网极速时时彩 365彩票网址 河北快3遗漏走势图 25选7第2017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