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吃不完兜著走(1/2)

加入書簽

  平安牽著馬走在街上,他微微有些錯覺,覺得自己好像不是身在云南、而是走在內地一座普通的城池中。

  街上幾乎沒有行人,偶爾走過一兩個人,穿著打扮與京師等地的漢人大同小異。

  就在這時,街對面走來了一個衣著體面的后生,朝著與平安相反的方向迎面而來。倆人隔著一條不算寬敞的街面,平安發現那后生正側目看自己,他也轉頭看了后生一眼。

  但見后生長得眉清目秀,很是年輕英俊。平安覺得有點面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了。平安馬上側過臉去,悶頭繼續往前走。

  走到第一個路口,平安照漢王的意思,向右轉了個方向,這時他趁機看了一眼后面,一個人影立刻躲進了旁邊的門方后面。

  平安眉頭緊皺,想了想依舊往前走。他走過一條街,果然見路口有一家掛著“米”字的鋪面,且只有一家米鋪。他不動聲色地走過門口,忽然轉了一下身,卻見剛才那后生還跟在后面。

  平安把馬拴在旁邊的木樁上,立刻走進了米鋪。里面有個漢子在“啪啪”打著算盤,卻完全沒有理會他的意思。

  等了一會兒,朱高煦的馬車趕到了門外。平安看了一下,從門口到馬車之間還有幾步路,中間隔著一道檐臺和陽溝。

  車簾掀開了一角,朱高煦的臉出現在車窗里面。平安伸手向來的方向指了一下,做了個手勢。朱高煦點頭示意,然后招了一下手。

  平安只好硬著頭皮,走進那后生的視線之內,快步上了馬車。

  上了馬車,外面馬上傳來一聲“啪”的鞭子聲。平安道:“有人跟過來了。”

  “我知道。”朱高煦淡淡地說道。

  平安遂不再多問,一肚子疑惑地坐在馬車上。

  馬車行駛得很緩慢,又過了一陣子,朱高煦指著旁邊穿著藍色綢袍、好像是個勛貴一樣的漢子道,“他叫趙平,是漢王府的一個百戶。”

  平安聽到這里,又看了一眼趙平的打扮,隱隱感覺到了一絲陰謀和欺詐的氣味。

  趙平坐在旁邊,抱拳向平安執禮。平安也稍稍回禮道:“趙百戶,幸會。”

  朱高煦的聲音又道:“等一下停車之后,平安兄與趙平并行,進馬車旁邊的門。平安兄記得回頭看一眼后面,看剛才跟著你的人還在不在。

  進門之后,平安兄不必吭聲,跟著陳大錘和趙平便是,他們知道怎么做。”

  平安不動聲色地點頭道:“好。”

  又過了一會兒,馬車果然停靠了下來。趙平坐著沒動,平安也沉住氣沒動彈。一身青布袍、梳著發髻的陳大錘走下了馬車,然后掀開車簾,彎著腰站在旁邊。

  趙平走下了馬車,卻背對著后面,斜著向門口徑直走去。平安也趕緊下了馬車,依言回頭看了一眼,這是一條陰濕的大街,兩邊很多的大榕樹,把天空都遮蔽了,整條街好像是城門的甬道一般。

  有個人躲在一顆榕樹后面探出側臉,接著縮了回去,但還是被平安發現了。平安跟上趙平,向一道院門走了去。陳大錘尾隨跟進來,關上了院門。

  從院子里面的房間門口,走出來了兩個人,一個頭發花白的跛子、一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平安實在看不出來兩個男女什么關系。

  那跛子穿著一身舊布衣,雖說人不可貌相,但跛子搓著手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不像是裝的,一看就不是啥有身份的人;而旁邊的婦人舉止神態都算從容……若跛子是婦人的奴仆倒是很像,可跛子又走在前面,絲毫沒有對婦人恭敬的姿態。

  “那個……俺……”跛子支支吾吾沒說清楚一句話。

  婦人道:“這就是妾身先夫的同族兄弟。”

  趙平打量了一眼跛子,抱拳拜道:“您就是楊勝大哥罷?在下貿然叨嘮,實在失禮……”他轉過身,從陳大錘手里接過一個盒子遞上去,“一點薄禮不成敬意,請楊大哥笑納。”

  “咋好意思……”跛子道,“屋里請,進屋坐。”

  趙平抱拳道:“多謝。”便跟著跛子和婦人往堂屋走去。

  陳大錘看了平安一眼,二人一起站在門口沒進去,他們好像是奴仆一般,連登堂入室的資格都沒有。不過趙平其實才是三個漢子里身份最低的人。

  堂屋里的人說了談論一會兒,平安聽得費勁,覺得他們幾乎沒說清楚幾句話。趙平倒是口齒清楚,說甚么大理洱海旁邊有些良田,大多是祖上留下來的產業,只能給楊大哥數十畝之類的。

  接著大伙兒一共五人很快就出了院子。院子外又有一輛馬車,平安跟著上了大馬車,漢王已不在車里。

  馬車先去了陳大錘家的院子,平安、趙平、陳大錘都下了馬車。跛子和婦人依舊在車里,接著他們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大神娱乐棋牌下载网址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腾讯股票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 泛亚娱乐场小说 内蒙古11选5 中奖助手 四川时时彩诈骗案 体彩20选5怎样算中奖号码 快速赛车骗人 网站赌龙虎庄家控制 3d长期追号稳赚吗 祝福语中带赚钱如割草 吉林快三遗漏走势图 全国联网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361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