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無實力的憤怒(1/2)

加入書簽

  朱高煦看著姚姬紅紅的眼眶,心下猜測:雖然她還不能確定面前這個漢子的身份,但應該有些相信了。

  他便開口道:“當年姚逢吉離家時,姚姬還小;但你有個哥哥,應該認得他爹。你的哥哥現在云南嗎?”

  姚姬聞聲轉頭過來。朱高煦看著她的眼睛,正色點了一下頭。

  她稍作猶豫,輕聲道:“我哥哥也在云南。”

  朱高煦聽罷,馬上就暗自松了一口氣……他平素很在乎比格,看來是有用的;現在姚姬便能相信他這個人了,相信他不會干出那種太卑鄙的事。比如隨便找個人假裝姚逢吉,騙她供認出她哥是誰。

  “那你現在去把你哥找過來,以便確認姚逢吉的身份,何如?”朱高煦隨即好言問道。

  這時姚姬已稍稍冷靜下來,看著朱高煦道:“王爺是怎么認出我爹的?”

  朱高煦比劃了個手勢,淡然道:“系帶子的手法。”

  姚姬愣了一下,轉頭又看馬鵬。馬鵬道:“姚芳和你,這些年還好么?”

  姚姬不答,沉默片刻后她便道:“我去一趟報恩寺街,先把我哥找來。”

  朱高煦馬上回應道:“我叫王貴送你去。”

  姚姬離開酒樓后,馬鵬顯得十分沉默。他把手指插|進鬢發里,用力地揉搓著腦袋,埋著頭坐在一根木條凳上一言不發。

  朱高煦也沒說什么話,他一邊揣測著父女倆的心情,一邊盤算著這件事的干系。

  等了很久,姚姬兄妹終于回來了。

  一個濃眉大眼的后生站在廂房門口,目光停留在馬鵬的身上,瞪眼道:“爹?!”

  馬鵬從條凳上站了起來,打量著后生:“你就是姚芳?”

  廂房里擺著一張方木桌、四根條凳,本來這里就是酒樓。朱高煦坐在最里面的條凳上,他沒出聲,只是仔細地觀察著他們的反應……或因小孩長大后變化比較大,所以馬鵬不太能確認兩個子女的長相;而姚芳卻認得馬鵬。不過這已經足夠了。

  姚姬道:“哥,他真是我們的父親?”

  姚芳依舊瞪著馬鵬,他站在門口、頭也不回地點了點頭,一時間沒能說出話來。

  姚姬顫聲問道:“爹,您當初為何要拋棄我們?!”

  “唉!”馬鵬再次嘆了一口氣。

  朱高煦終于開口說話了:“這邊有凳子,過來坐下說。那么多年的事了,一兩句話可能說不清楚。”

  ……姚家三口人坐到一起,相互把往事說了一遍,多年以前的真相已漸漸清晰起來。朱高煦一直在旁聽著。

  道衍出家前是姚逢吉的同族長輩,算是叔父;本來大家都是姚家人,并無多少恩怨。

  但后來身為錦衣衛百戶的姚逢吉,發現了道衍的密事。道衍為了不被告發,遂先發制人,設了圈套誣陷姚逢吉勾結海賊。

  當年的姚逢吉完全不是道衍對手,在那場陰謀中一敗涂地,獲大罪后,被迫拋妻棄子逃走;他的妻子因此上吊自盡。

  道衍終究也姓姚,對自家人多少有點情面,便對兩個不知事的孩兒手下留了情、并托人撫養了他們。后來道衍借撫養之恩,得到了兄妹倆的忠心,干脆利用他們為之賣命。

  道衍以為姚逢吉的事已經過去了,“靖難之役”后進京,他又把當年姚逢吉的定罪卷宗撕掉,便以為真相將永遠塵封在過去,再也不為人知……

  “我要進京殺了姚廣孝,為冤死的親娘報仇!”姚芳眼睛血紅,咬著牙的聲音充滿了恨意。

  朱高煦立刻勸道:“姚百戶勿急。”

  姚芳一拳打在方桌上,含著淚、忽然仰頭笑了一聲,冷笑道:“我竟給殺母仇人當狗,被騙了那么多年!不手刃仇人,我還是人嗎?!”

  朱高煦觀察著他的反應,又道:“道衍現在是我父皇最心腹的謀臣,姚百戶能不能刺殺成功,還不好說;就算突然襲擊成了,你也別想跑。”

  “一命抵一命!”姚芳站了起來。

  “馬鵬”的聲音道:“你們兄妹命苦,讓為父去辦這件事。”

  朱高煦忽然“砰”地一掌拍在放桌上,三人都側目看著他。朱高煦沉聲道:“遇事如此莽撞,乃大丈夫所為嗎?當年你們家就是沒斗過姚廣孝,下場如何?”

  姚家父子的情緒總算稍稍緩解,一起沉默了下來。

  “世間之公道,不在黑白對錯、而在強弱成敗。”朱高煦呼出一口氣、語氣也溫和了一些,他沉聲道,“沒有實力的憤怒,毫無意義。”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广东时时彩11选五注册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喜乐彩 325棋牌游戏最新版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贵州11选5日开奖73次 河北体育彩票 AG开心农场开奖官网 pk10全天人工计划网站 七星彩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 投资半全场技巧 一分快三稳赚公式 贵州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苹果app 富煌四树能赚钱吗 时时彩信誉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