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虎嗅綢絹(1/2)

加入書簽

  陳氏余悸未了,怔怔地看著前面的明朝親王。她的兒子就送到了漢王府,早就掛念著此人,也聽說過他很多事。忽然見面,陳氏倒不覺得他是陌生人。

  不過漢王卻非她曾想象過的模樣。面前這個年輕漢子披著一身重甲、穿著紅色的斗篷,身材十分雄偉,皮膚呈銅色,與宗室貴族因養尊處優、酒|色過度的模樣完全不一樣。

  朱高煦漸漸走過來時,陳氏聞到了一股男子特有的汗味,畢竟他方才經過了一番劇烈的戰斗。

  陳氏的目光從那些瞬息間就被殺戮的尸體血跡上拂過,又看了一眼朱高煦身后的斑斕坐騎。恍惚之中,她仿佛聽到了叢林中老虎“嗷”地一聲威怒的低吼,一股無形的巨大壓力,讓她的胸口忽然有一陣窒息,有短暫的一刻根本無法呼吸。

  就在這時,朱高煦把頭盔摘了下來抱在懷里,露出了一張面目端正、濃眉大眼的臉。他接著從懷里一摸,陳氏馬上緊張地盯著他的手。

  不料朱高煦竟然掏出了一張金線刺繡的白綢手絹,遞了過來,指了一下他自己的臉道:“王后,擦擦血跡。”

  陳氏瞪眼怔了一下,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微微有點遲疑地小心接過了手絹,這才想起剛才臉上濺上了一些血。

  “多謝殿下。”她用漢話言語了一聲,接過手絹側身回避,輕輕擦了一下臉。

  陳氏心道:無論是謀朝篡|位的胡氏,還是一心想做安南國王的陳天平,亦或野心勃勃的黎利,這些人對她至少講點禮數;眼前的殺人如麻如狼似虎的大明朝親王,也挺客氣的。落難時面對的最可怕之人,卻恰恰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爪牙和奴隸!

  這時朱高煦問道:“王后可否告知,豪強黎利可在此地?”

  陳氏道:“漢王殿下方始攻打莊園,黎利就急急忙忙地跑了。”

  “往哪個方向走?”朱高煦又問道。

  陳氏抬頭看了一眼,“應是東面。”

  朱高煦聽罷馬上招手讓旁邊的一個武將過來,沉聲道:“立刻調輕騎追擊,不論死活,拿下黎利!”

  “得令!”那武將應聲后,立刻翻身爬上了戰馬。

  陳氏的眼睛微微虛閉,瞳孔收縮了幾分,暗忖:漢王竟然猜到了黎利的野心?!

  之前陳氏不愿意跟黎利走,黎利很生氣,殺死了陳興旺,陳氏確實被嚇得不輕。但她認定黎利既然有野心壯志,必然不會當眾弒殺王后,壞了他的名聲;陳氏才壯起膽子拒絕黎利,結果確實如她所料。

  不過黎利是否有雄心,連偽朝左相國胡元澄也沒看透。而眼前這個漢王,從未與黎利打過交道,剛到此地就識破了黎利!這讓陳氏感到十分意外。

  陳氏不禁又仔細觀察了一會兒漢王,見他的銅色皮膚因風吹日曬有點粗|糙,但那年輕的面目依然能叫人看出來年紀,這個親王大概也就二十出頭!他卻有著與年齡不太相稱的老謀深算。

  陳氏又想起傳言里,漢王與大明皇太子的爭斗,她心里便斷定:這個親王經歷的事兒恐怕也不少。

  她與朱高煦彼此互不了解,可是一時間她卻有種同類相聚的親近感了,因為陳氏也見識了太多權|力爭斗。

  這時漢王說道:“王后受驚了,你先到屋子里定定神,讓趙平帶幾個人護著你。我還有些事要處置,容后再徐。”

  陳氏急忙問了一聲:“陳正元(王子)還好么?”

  “沒有比漢王府更萬無一失的地方,王后只管放心。”朱高煦走向他的戰馬,回頭答了一聲。

  陳氏聽罷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又指著手里的手絹柔聲道:“弄臟了殿下的手帕,我洗凈后還給殿下。”

  朱高煦隨口“嗯”了一聲,人已矯健地一躍上馬背,抱拳道:“告辭!”

  陳氏依舊心無旁騖地注視著朱高煦的身影,那雄壯的身軀在如虎的戰馬上、十分靈活有力地起伏著,力量在每一個細微的動作中散發出來。她看著那身影,直到他消失在墻角。

  “王后,您請。”一個高個年輕武將鞠躬做了個動作,一臉敬意。

  陳氏回過神來,向這個名叫趙平的武將輕輕頷首,面有道謝之意。

  趙平等幾個明軍將士牽著馬隨行,陳氏回到了她平日住的一處僻靜小院。之前她就住在這里,因為要避人耳目,所以位置在莊園的角落里。

  走進小院子時,里面一片狼藉,各種東西扔得到處都是,已然空無一人。黎利一走,莊園里的人不知什么時候把這里值錢的東西洗劫一空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竞彩混合过关的规则 分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广东快乐10分钟买第一球怎么算 吉林十一选五 太阳城彩票app入口官方平台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江西新时时定胆技巧 广东时时彩11选5 北京赛車pk开奖记录 失恋中彩票 同城游的美女捕鱼 江苏体彩e球彩开奖 99彩票平台旧版登录 福建体彩31选7大星彩票走势图 澳洲赛车幸运10开奖结果 pk10倍投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