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一整天時間(1/2)

加入書簽

  大江東岸是平坦的原野,成片的田地氣派華貴的莊園隨處可見。大明王朝的宗室勛貴官僚富商在直隸地區有很多產業。

  官軍步騎人馬衣甲鮮明人數極眾,在南北并行的幾條大路上行軍,陣仗極其壯觀。馬蹄聲腳步聲以及車輛的嘰轱轉動聲音十分喧囂,嘈雜仿佛籠罩在整片大地上。

  京師調來的官軍主力,總兵力達到十二萬人!官軍分兵布防了京師鎮江府太平州已降之后,仍然聚集了十余萬人,這已經是最后的主力了。

  寫著徐字的帥旗迎風招展。徐輝祖終于披上了他的甲胄,他騎在戰馬上,在前呼后擁中慢慢行進著。

  他身上的盔甲是一副舊的明甲,鐵片邊緣的磨損痕跡很明顯了穿在他身上有點緊;徐輝祖這幾年長胖了一些。不過那明甲毫無銹跡在初春的陽光下程亮發光。必得時常擦拭抹油,一副舊甲才能如此光鮮。

  徐輝祖一直沒有忘記他是一員武將,也從未舍棄他的戰甲。

  幾天之前,圣上派宦官請徐輝祖掛帥,不過用詞非常緩和,并未有逼|迫之意;其實要徐輝祖掛帥是很簡單的事,下一道圣旨就可以了,徐輝祖是不可能抗旨的。但圣上沒有那樣做。

  這回徐輝祖出戰,全因自愿。

  他著實有些猶豫,只因這場平叛之戰大略上的勝負已經沒有懸念了。不過直隸會戰出現了轉機,叛軍前鋒孤軍深入使得直隸戰場官軍忽然有了勝算!加上太監海濤不斷暗示徐輝祖,您只消打這一仗,便可繼續回家養病了,徐輝祖認為這是允許他打一仗的許諾!

  對手是高煦本人平叛之戰中所向披靡的藩王。

  機會只有一次。

  徐輝祖前思后想之后,終于舍不下人生中最后一次披甲的機會。他心里非常清楚,此戰之后兵權再也與他無緣了!如果就那樣默默地死去再也聽不見悅耳動人的馬蹄聲號角聲,他必將抱恨終生。

  而今,熟悉的戰鼓再次響起盔甲的撞擊聲如同琴瑟,金戈鐵馬讓人如此迷戀。戰場軍中的一切,對徐輝祖都是美好的。

  他在馬上回顧左右的部將,正色道:無論如何不計一切代價,俺們一定要贏一仗,否則朝廷與圣上都會淪為笑柄。

  諸將都凝重地點頭。

  不多時前鋒斥候來報:稟大帥!叛軍駐太平州城,仍未有動靜。其水師已離開太平州,所有戰船調頭向西走了。

  徐輝祖揮手道:繼續打探!

  得令!

  身邊的部將道:叛軍會不會守城等著援軍?敵船返回是為了運送援軍罷?

  徐輝祖沉吟道:水師返回湖廣,船只逆流行駛,來回一趟非得月余。俺以為高煦守城,只為了修整兵馬。

  但是徐輝祖也無法完全確定自己的猜測,戰場上連軍情消息也無法確信何況是敵方主將的決策?

  剛才部將所言不無道理,高煦現在兵少占了城池,而且有援軍可以等待,守城當然是最安穩的法子!

  若高煦真要當烏龜,徐輝祖便會感到難受了!十幾萬人攻六七萬人防守的城池,一個多月顯然打不下來;等叛軍水師再運來一股軍隊,強弱形勢就要逆轉了

  徐輝祖臨危受命掛帥如果最后還是沒能打贏一仗,那他為甚么要掛帥出戰?

  徐輝祖克制住內心的擔憂,轉頭問道:俺官軍前鋒離太平州城還有多遠?

  一員武將答道:回大帥,據報前鋒此時位于太平州城北約有六十里開外。

  徐輝祖道:立刻傳令,前鋒停止前進,原處擇地扎營;叫輜重營也先過去,修建軍營。今日官軍大軍將駐扎于那里。

  得令!

  剛才的武將抱拳道:此時時辰尚早,大帥為何不盡快進軍?

  徐輝祖道:開戰之后,若官軍未能將叛軍全軍擊潰,叛軍在戰不利之時必定會趁夜晚退兵逃跑,高煦叛軍也只能逃向太平州城。戰場若是靠城池太近,俺們便無法追擊敗軍。

  而距離五十多里地,叛軍想保持軍陣退兵大部人馬一夜之間卻走不到城池;俺官軍便還有追擊將其徹底擊潰的機會!

  武將道:魏國公高明!

  徐輝祖不置可否。他沒有把心里的擔憂說出來:兩軍想痛快決戰,非得雙方都想打才行。要是高煦不想打這一仗,縮在城里,會戰怎么打得起來?

  當天旁晚,徐輝祖在大軍軍營的中軍行轅里,忽然見到了太監海濤。

  海濤被放進堂屋,請借一步不說話。于是徐輝祖帶著他走到堂屋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广告推送赚钱 重庆快乐十分怎么玩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快乐12开奖 聋哑人中彩票 河北家乡棋牌麻将下载安装 152期曾道人资料 6场半全场开奖 11选5胆拖复式速查表 七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新火彩票直营 可以赢钱提现棋牌游戏 河南22选5中奖金 黑手党2最快速赚钱的办 大乐透 怎么玩 体育彩票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