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知道錯了(1/2)

加入書簽

  朱高煦站在漢白玉裝飾的臺基上,仰頭深深呼吸了一口外面新鮮的空氣。

  就在這時,遠處一隊人在甲兵的監視下,緩緩向這邊走來了。朱高煦瞇著眼睛觀望了片刻,看清了那一群宦官宮女的前面二人:一個是皇后張氏、一個是皇長子!

  朱高煦的手扶在白色欄桿上,不動聲色地等待著。

  過了好一陣子,那些人便沿著石階、向御門臺基走上來了。宮人奴婢們還站在下面的石階上,張氏與大皇子一起走上臺基。

  而朱高煦魁梧高大的身體、披著一身鐵甲,仍然長身立在那里,他此時顯得有點傲慢。

  雖然漢王府不承認洪熙皇帝的帝位,眼下也是形勢驟變了;但是張氏在名份上還是朱高煦的大嫂、類似長輩的存在。所以她沒有率先屈膝行禮,只是勉強地微笑道:“高煦好生神武,提二萬護衛,不足兩年時間便席卷天下,率軍打到了京師皇宮!做大嫂的,這會兒又是佩服、又是驚嚇害怕。都是一家人,高煦可得手下留點情面喲。”

  她的微笑是強迫的、簡直像皮笑肉不笑一樣。話雖然說得比較溫和好聽輕巧,但是朱高煦從她眼睛里看到了隱藏在深處的、仇恨怨憤與絕望;而她的臉上卻帶著些許討好。

  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貴為皇后面臨今日的下場,誰能輕巧放下?

  張氏雖然沒有鄭重其事地行禮,卻馬上拉了一把身邊的大皇子,輕聲道:“還不快給皇叔行禮!”

  大皇子埋著頭,一副氣呼呼的模樣,抬頭用敵意的目光看了朱高煦一眼。他終于極不情愿地上前,抱拳拜道:“拜見二皇叔。”

  皇子今年實歲應該是十一歲,已長成了個半大小子。朱高煦知道這個年紀的男孩,已經懂了不少事,卻又沒甚么經歷,多少會比較叛逆。

  張氏忙道:“小孩兒不懂事,高煦別和他一般見識。”

  “好說好說,免禮。”朱高煦也微笑道,顯得非常大度寬容!

  然而他心里當然沒有寬容!小孩兒?不不不!無論小孩兒、還是侄子親戚,這些都不是首要的身份;朱高煦能明白其中的關鍵,大皇子等人最重要的身份……政|治人物。

  家國天下的體|制,只要是皇室權|力中心的人,誰不是親戚?難道因為有親情,大家就能和和睦睦其樂融融了嗎?如今還不是一樣爾虞我詐、不擇手段,上百萬大軍在國土上打生打死!

  史|上這位大皇子殺了朱高煦全家,污|蔑朱高煦、至身敗名裂萬劫不復;朱高煦想到這些就不寒而栗,覺都睡不著,變成了多年的噩夢!

  但是若冷靜地想,無論張氏還是大皇子、都不能算有錯。勝利者就是那樣的,往往會要把威脅者斬草除根以絕后患、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污蔑一個皇叔、屠戮一干黨羽無數家庭,必是在所不辭。從古自今大家都是這么干的,規則如此,這是最好的選項!

  不然留著給那些同情政敵的、不得志的人一個義正辭嚴的借口嗎?當然不能!必得讓政|敵身敗名裂、毫無機會;讓那些心懷叵測之人,既羞于與道德敗壞天理難容的人扯上關系、也無所憑仗。

  或許因為朱高煦現在成了勝利者,所以心態漸漸豁達起來,威脅一解除、他發現不太狠張氏母子了。畢竟人到了那個位置,就得做那些事……當然朱高煦也打算,理智冷靜地處置他們。

  既然彼此彼此,大家都沒有錯;那么朱高煦覺得,自己何錯之有?

  就在這時,臺階上響起一陣“叮叮哐哐”的鐵片磨|蹭聲音,身披重甲的壯實大漢陳大錘快步走上了臺基。

  陳大錘沒有理會殘存名分的皇后,他徑直走到朱高煦身邊,俯首過來、手掌掩住他的嘴和朱高煦的耳朵,悄悄耳語道:“偽帝次子瞻塏、張貴妃及三皇子,全在皇宮里!俺們的兄弟們找到了他們,派人就地看守在后宮里。”

  朱高煦聽到這里,頓時十分輕松地舒出一口氣,點頭道:“我知道了。”

  陳大錘后退兩步,抱拳道:“末將告退。”

  張氏微微側目,用復雜的目光看了陳大錘一眼,似乎在猜測剛才陳大錘說的話。不過她應該沒聽見,陳大錘剛剛耳語的聲音很小。

  朱高煦嘆了一口氣,一副“推心置腹”般的口氣說道:“大嫂,我以前常常會做一個噩夢,夢境都是一樣的……”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山东体彩的手机在线 今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u米彩票注册链接 稳赚包平特1肖二期最少开1 前三包胆技术 快三倍投怎么算 梭哈扑克游戏 陕西快乐10分推荐号码 真人游戏互动 喜乐彩票app地址大全 秒速时时彩怎么样 河北11选5遗漏 上海时时开奖結果 福彩3D预测微信 腾讯广东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