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不能指使之人(1/2)

加入書簽

  張信簡直是料事如神,不幾日他就被彈劾了。

  但此事沒人相信是齊泰指使,只因上書揭發隆平侯張信的人乃陳諤!

  陳諤何許人也?太宗皇帝在位時,他忤逆皇帝意思,被活埋在奉天門外七天七夜只露出個腦袋,結果竟然沒死;太宗覺得是天意,就把他放了官復原職,依舊做刑科右給事中,直到現在。

  這種人,似乎不可能被人指使。

  陳諤聲如洪鐘,在奉天門內,當眾大聲揭發張信:強占丹陽練湖八十余里,江陰官田七十余頃!

  坐在寶座上的朱高煦聽罷,從武臣的隊伍里找到了張信,目光投過去問道:隆平侯,陳科官所言屬實嗎?

  頭戴梁冠身穿紅袍的張信出列,撲通跪伏在地。他憋紅了臉,終于開口道:回稟圣上,那是臣以前糊涂,犯下的大錯,而今已痛改前非

  朱高煦看著張信,皺眉思慮,一時未語。

  御門內頓時安靜下來,許多人屏住了呼吸看著張信。張信不敢欺君畢竟強占官田的事太好查,他沒有否認罪狀,是死是活在頃刻之間只等皇帝一句話!

  就在這時,站在前列的淇國公丘福站了出來,抱拳道:老臣請旨!

  朱高煦道:淇國公說。

  丘福道:隆平侯曾在戰陣上血戰不死,今有罪,請圣上將他送至邊疆梟首!好讓他死在邊墻之上,以全武人之憾!

  朱高煦聽罷,看了丘福一眼,他立刻一拍御案道:著三法司,先查實張信罪狀輕重,再酌情定案!

  他又看了旁邊的王貴一眼。王貴唱道: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朱高煦不等別人啟奏,已經徑直從寶座上站了起來。御門上的眾臣紛紛伏地行大禮:恭送圣上!

  出了御門,朱高煦等王貴跟上來,便招手叫他過來,沉聲道:傳張盛到東暖閣見我。

  奴婢遵旨!王貴拜道。

  朱高煦來到乾清宮東暖閣的世界地圖前入座,心里早已想起來:張信與齊泰有仇。

  這事在十年前朱高煦就知道了從侯海口中聽到的,倆人結怨大抵是為了個女子,其中內情有點曲折。伐罪之役時期,齊泰守昆明,常在漢王府衙署里讀中庸;朱高煦聽說那是因為他懷念那個女子。由此可見,齊泰似乎用情很深,至今未忘。

  而張信此人,朱高煦不是很喜歡,眼下陳諤出面彈劾完全可以順水推舟!但朱高煦又有點不想動張信,畢竟他許諾過大伙兒只誅首惡,不愿在登基之初便搞得人心惶惶。

  等了一陣,太監王貴便帶著錦衣衛指揮使張盛從隔扇外面繞行進來了。朱高煦抬起手一揮,侍立的宦官都走了出去。

  微臣叩見圣上!張盛跪伏在地拜道。

  起來!朱高煦說罷,開門見山地問道,最近齊泰有沒有與陳諤見面?

  張盛爬起來抱拳道:圣上,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淘宝直播音乐怎么赚钱吗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2018 广西快乐十分下载 网上卖皮肤是怎么赚钱 多乐山东麻将下载 山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五子棋八卦阵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走势 极速赛车是杀猪盘吗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258彩票网欢迎进入 学生手机上如何打字赚钱 jdb龙王捕鱼技巧视频 罗纳尔多总进球数 2013年上证指数数据 重庆麻将四人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