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愧疚(1/2)

加入書簽

  皇帝昨天剛回京,今日便在奉天殿賜宴為北征有功將士慶功,皇宮里比平常更加忙碌。但就在這種時候,皇后居然到御花園南邊的這座院子前來看望郭嫣了。

  皇后在客廳里寒暄了幾句,便將一封書信遞給了郭嫣。

  此時郭嫣剛看完信上的內容。書信是她們的父親武定侯郭銘所寫:郭銘請旨,送郭嫣去鳳陽居住!

  皇室中的人一旦被送到中都意味著甚么,郭嫣心里一清二楚。大概將被世間徹底地拋棄遺忘,過著幽居的日子。當然大多時候都會有一個很堂皇的說辭,美名其曰禮法道德。

  頃刻之間,郭嫣似乎聽到嗡地一聲,腦海里一片空白。

  過了好一陣子,郭嫣才緩緩地恢復了知覺。她先是隱約聽到了南面遠處有鐘鼓之音,那應該不是她的錯覺;正如之前就知道的,今天皇宮里有慶功宴。

  那鐘鼓音樂,此時聽起來,讓人有一種游離恍惚之感。或因那些熱鬧喧囂,原本就與郭嫣無關。

  姐姐?妹妹的聲音傳來。

  郭嫣把目光從信紙上挪開,抬起頭望著皇后。只見皇后的神情有些復雜,似乎難以面對郭嫣。

  姐妹倆對視了片刻,皇后先把目光移開了,轉頭自然地輕輕揮了一下手。侍立在側的兩個宮女,立刻知趣地屈膝行禮,轉身走出了客廳。

  這時郭嫣怔怔地問道:今日宮中不是有宴席,皇后怎么來了?

  皇后道:圣上在慶功宴上只請了大臣有功將士,并未讓命婦赴宴,所以我不用出面。宴席自有鴻臚寺尚膳監教坊司禮儀司等衙署的人操辦。

  郭嫣沒有吭聲。皇后似乎為了避免尷尬,又隨口談起了不相干的事:安遠伯柳升的功勞很大,今日圣上下旨,給他封了侯。

  柳升?以前郭嫣聽過這個名字,原本是效忠洪熙皇帝朱高熾的大將;但她不熟悉,也不太關心。所以她沒有絲毫反應。

  客廳里安靜了下來。郭嫣的手指使勁捏著父親的親筆信,絞盡腦汁揣度著其中復雜的內情。

  為甚么這件事由她們的父親郭銘提出來?

  郭嫣猜測:或許與沐家有關,都是因為權勢!

  傳言朱高煦在云南起兵,沐晟的擁護起到了極大的作用。所以新皇登基之后,沐家的恩寵無以復加,沐晟被封為黔國公。皇帝為了與沐晟聯姻,還專門為沐晟的女兒增設了一個皇貴妃的名位。且如今皇貴妃身懷六甲,有可能生出一個皇子。

  沐家的家勢,顯然已經遠遠蓋過了皇后郭家。

  但是皇后是朱高煦的結發妻又有嫡長子,其后位很難被動搖,滿朝文武都不會答應除非出了點甚么事,讓沐家找到理由充足的把柄。

  郭家要防患于未然,不能讓郭家的人出任何差錯。而郭嫣,似乎就是那個隱患?!

  廢太子一家被燒|死之后,宮中怕郭嫣心有怨恨,派了兩個宮女在這院子里監視她。父親和妹妹,因此愈發坐立不安了。

  所以他們要盡快把郭嫣送走,避免有絲毫節外生枝的危險?

  這些都是郭嫣自己的琢磨,她無法完全確定。但是她在皇宮中過了那么多年,已經漸漸明白了不少事。

  妹妹郭嫣剛一開口,眼淚忽然便從眼眶里大滴地冒了出來,她的情緒有點失控,你們真那么痛恨我嗎?

  皇后的眼睛頓時紅了,她用力搖頭,頭發上的珠子飾物劇烈地搖晃著。皇后哽咽道:當初把姐姐接到宮里來,便是我在圣上面前求的情。若非萬不得已,我也不愿意看到姐姐傷心。

  郭嫣欲言又止。父親妹妹都選擇放棄她,母親徐氏不是親娘。她仿佛感覺到了一股寒意,正從腳底慢慢升起。

  皇后的聲音變得很輕:事到如今,沒有人再能改變甚么。姐姐要往寬處想,離開京師,或許還能落個清凈。

  這就是命?郭嫣問道。

  皇后沒有回答,倆人再次沉默了。

  郭嫣沉思了好一陣子,終于沒有哀求妹妹也沒有再指責她。良久之后,郭嫣似乎冷靜了一點,開口道:我想最后求妹妹一件事,能不能讓我見圣上一面?

  皇后的神情異樣,反問道:姐姐為何要見圣上?

  郭嫣道:去年中都發生的事。

  皇后皺眉道:姐姐不相信圣上?

  郭嫣搖頭道:我不能這樣不理不問,只想當面問圣上一句。這是我最后一次求妹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沈阳娱网棋牌手机四冲 浙江快乐12开奖号码查询 冠城娱乐棋牌 8号彩票首页 买照片怎么赚钱吗 11选5的富国计划在哪可以看 广东时时彩11选五技巧 斗地主斗现金 湖北麻将打法技术 免费时时彩一期一计划 四川时时彩走试图 山西新11选5胆拖 让分胜负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北京福彩3d论坛 彩票网站哪个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