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母后威武(1/2)

加入書簽

  申時初。

  凱旋亭。

  今日天色格外的好,萬里無云的天空一片湛藍。

  亭邊池中的青蓮還未完全綻放,半開半掩著,一兩只蜻蜓時而停立其上,時而輕撲著在陽光下幾近透明的翅膀掠過池面,無聲無息。

  “老爺,少爺,少奶奶要生了!”

  一聲嘹亮的喊叫聲劃破了寂靜。

  亭中正對弈的男子倏然站起了身來。

  “快去請穩婆!”

  青衣婢女忙道:“皇后娘娘從宮中帶了產婆過來,現在正在少奶奶房中,讓奴婢來通稟老爺少爺一聲!”

  “走!快去看看!”

  *****

  不斷有女子凄厲的喊叫聲從內室中傳出。

  身穿寶藍色對襟如意扣兒的男童正襟危坐在外室的高椅上,看模樣應是七八歲上下。

  站在他椅邊身著粉衣的五歲女童皺著一張臉,兩只白嫩嫩的小手緊緊地捂著耳朵。

  她旁邊站著另一位年紀相仿的女童,哇哇地大哭著,嘴里含糊不清地喊叫著,“嗚嗚……娘,娘……”

  一旁的丫鬟頭大無比,彎身哄著,“小姐莫哭,奴婢抱您出去好不好?”

  見丫鬟伸手要抱她,那女童噔噔噔地跑開,抽噎著道:“我不出去!我要守著我娘……嗚嗚嗚……”

  “啊!疼,好疼……啊!”

  又是一聲尖利的叫聲傳出來,那女童哭的越發兇了。

  “不想出去,就安靜些。”

  一道稚嫩冷清的聲音響起。女童怯怯地抬頭去看,一道冰冷的目光正盯著她,她打了個冷戰,小嘴癟的緊緊的,肩膀仍在抽搐,但哭音卻是頓時沒有了。

  坐在椅上的男童這才緩緩收回了視線來,仍舊一副無感的表情。

  一旁的丫鬟不由一噎——可別說不是親生的,這股氣勢真是如出一轍……

  粉衣女童扯了扯男孩的衣角。擔憂地問道:“哥哥,舅母她傷的很重嗎?”

  男童目不斜視地糾正道:“不是受傷,是生孩子……”

  “生孩子?”女童似乎有些不解,見他無意再搭理自己,便拿詢問的眼神看向一旁的丫鬟,“真的是在生孩子嗎?”

  丫鬟干笑了兩聲,點頭道:“回公主。太子殿下說的對,少奶奶是在生孩子……”

  女童似還想再問,卻聽門外有了動靜,視線立刻被轉移了去。

  蘇燁和蘇天漠一前一后走了進來。

  “爹!”

  想哭不敢哭的女童見蘇燁過來,立馬石破天驚地哭開了,飛也似地朝著蘇燁跑去。

  “外公,舅舅。”男童朝著進來的二人一頷首。禮道。

  蘇燁彎身將女兒抱起,焦急地往內間看了眼,問向丫鬟:“怎么樣了?”

  前次璐璐生產的時候,便是難產,險些將命丟掉。

  丫鬟搖搖頭,“產婆進去好些時辰了……皇后娘娘在里邊陪著,還不知現在怎么樣……”

  蘇燁聞言心下更怕,提步便要沖進去。

  丫鬟先他一步攔在前頭,惶然地道:“少爺不可!產房污穢之氣重,皇后娘娘事先交待。不能讓您進去……”

  內室傳出一道清亮的聲音:“哥你在外邊等著就成,里頭沒你的事兒,別進來添亂。”

  她是心知蘇燁的急性子,進來指不定真的就只能添亂……

  蘇燁急的一跺腳,只得干站著。

  不多時,便有響亮的哭聲破空響起。

  “是個小少爺!”產婆驚喜道。

  眾人聞言喜逐顏開。

  “太好了……”

  蘇燁再也顧不得許多,一手抱著女兒,大手一掀簾子。步入了內間去。

  床上的女子臉色蒼白虛弱,汗水濕透了青絲,嘴角帶著一絲滿足的笑。

  靛藍色宮裝女子立在床頭,手中抱著剛被包進襁褓中的嬰兒。笑道:“乍一看,跟當初庭庭剛出生的時候一模一樣。”

  蘇燁懷中的女童眼中仍舊含著淚水,被蘇燁抱著走近,她朝蘇葵懷中的男嬰看了眼,皺著小鼻子,看向蘇葵道:“姑姑,我生下來的時候真的跟這個小猴子一樣嗎……”

  幾人聞言不由笑開。

  “那不是小猴子,是你弟弟。”蘇燁含笑道,看向床上的璐璐,眼里滿是感動。

  ****

  “母后,我們今晚真的不回宮嗎?”女童坐在母親懷中,抬頭問道,一雙黑葡萄般的眼眸晶亮無比。

  “不回。”蘇葵斬釘截鐵地道,神色忿忿,看向喝茶的男童道:“慕易今晚你去跟外公睡。”

  “為何?”男童淡淡地問道,“為什么妹妹可以跟你睡。”

  雖是小孩子爭寵的話,但這平靜而冷淡的口氣,委實有些違和。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