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金丹遺府五(1/2)

加入書簽

  寧語引著三位道人到了先前祁福幾人藏身的小山丘處,卻見那山洞中早已沒了幾人蹤跡,心中不由惴惴,急忙打量起那三位道人神色來,見此三人面色不甚好看,心下惶然,她先前與祁福幾人所言并不完全虛假,這三人確實乃與她師尊有些交情,但若說是深厚到可以庇護她,倒也不至于。這三人皆是積年假丹修士,在她們那里名頭極為響亮,按著她原本算計,只要她許了足夠的好處,再憑著師尊與他們的那點兒交情,怎么說他們也會扶照她幾分。

  “我先前聽他們打算是要離開此處,想來是已經向外走了,不過他們之中有二人重傷在身,只怕速度不快,若是我們快些,應該是可以追上的。”寧語道。

  這三位道人中,那穿著深褐色道袍的白面無須中年,名叫宋連星,只聽他冷哼一聲,道:“若是叫我們知道你騙了我們,那后果你不會想知道。”

  這遺府主人也是個奇人,他在各個宮殿之中設下考驗,將靈物作為獎勵分予通過考驗之人。他們幾人闖了幾處宮殿,設在宮殿之中的考驗多是考驗來人天資悟性,這對于像他們這樣的積年修士可是要比那些號稱天才的年輕修士差得多,是以他們收獲靈光并不多。只光這樣,并不如何出奇,因為大凡修士選擇繼承人也都是挑那些年輕天資好的,又有誰會選那些卡在一個境界上幾十年都無法突破壽元無多的呢?之所以說著遺府主人是個氣人,卻是因為他又設下禁止,使那些靈物無法收納,這便是明晃晃地鼓勵他們這些積年修士去截殺天才們了。

  這般心思其實倒也不算難猜,只怕這遺府主人打得是讓那些積年修士作為那些天才修士的磨刀石,只有最鋒利的那把刀,才能獲得他的傳承。至于被磨刀石磨斷的刀?死去的天才自然就不是天才了。磨刀石?若是一塊磨刀石能把所有刀都磨斷,那必定是一塊不凡的磨刀石,自然也有資格獲得他的傳承。無論走到最后的是石還是刀,遺府主人要的都是最強的那一個。

  遺府主人這般心思,自然瞞不過這些經驗老道的積年修士,是以此時,不少積年修士已經放棄了探尋各個宮殿,而是到處尋找年輕修士下手,不得不說,寧語到來的時機可謂是恰到好處,正是剛打瞌睡便有人送了枕頭。

  這三個道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拿定了主意,寧語所言的幾人正是他們眼中的肥羊,可不能便宜了別人,自然還是要追下去。

  祁福幾人尚不知道寧語帶著人尋找他們,打著殺人劫物的算盤。

  祁福與郭宴摘好了桃花,回到洞窟之中,卻見郭昭已經醒了,雖面色蒼白,但精神還算不錯,正小聲向郭昕抱怨著:“我仿佛夢見自己掉到了醋壇子了,一下子就給酸醒了。”

  祁福郭宴進來時,聽個正著,祁福不由面露窘色。

  郭宴笑道:“可不是醋壇子,那滋味,當真是酸爽。”

  郭昭沖著二人笑笑:“我都聽三哥哥說了,這次多賴祁哥哥一路護持我們,郭昭在這里謝過了。”

  祁福忙道:“可當不得你這聲謝,我又未做什么,不過順路同行罷了。”

  郭昭道:“話可不能這么說,祁哥哥肯與我兄妹三人同行便是恩情了。”郭昭心里清楚,在這處處兇險的遺府之中,帶著二個重傷之人同行,便意味著要承擔護持他們的風險,不能因為風險未曾發生,便否定祁福的恩情。

  這郭氏兄妹三人如此品性,讓祁福愈發覺得值得相交,在場俱不是笨人,從彼此神態語氣之中也能感受到彼此誠意,是以竟越發親近了。

  “只可惜等到浮空島關閉,我們也要回到各自城中,想要相見便難了。”郭宴面帶感傷。

  他這么一說,郭昭神情也低落了些。

  但到底是修行之人,對離愁別緒并不如何看中,這傷感之情也不過在一頭略有停留,便就散去。

  倒是郭昕,并未言語,但眼眸中卻有異色一閃而過。他身為族中內定的繼承人,知道的東西比起郭宴郭昭要多得多,是以早已知曉六城將會有一個大動作,只這事兒屬于絕密,并不適合說與旁人聽。

  事實上,這次族中令他前來此次圣祭,也與此事大有干系。

  郭昭畢竟身上有傷,只與他們說了會兒話,便又再次沉沉睡去。

  如此各自休養調整,又過了約一日左右光景,祁福忽然猛地從打坐中睜開雙眼,“有人觸動了陣盤。”

  郭昕冷笑一聲,道:“只怕先前她與妹妹相遇,也未必是偶然了。”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