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惡魔與修羅的狂想曲初鳴(1/2)

加入書簽

  番外惡魔與修羅的狂想曲:初鳴

  第二天,當我起床時,志保已經不在了。床邊的小柜子上留下了一紙便簽和兩顆紅白相間的膠囊。

  第二階段的解藥,時間為三天左右。多一顆給你備用。毛利叔叔那邊我去說,學校的假博士去請。一切小心,我等你回來。宮野志保

  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我將膠囊和便簽收入項鏈,離開了博士的家。劃出車子,向著自己的別墅揚長而去。

  莫約一小時,我將車子停在了自己的別墅前,而當我到這里時,凝雪已經在這里等候我了。

  “早安,明雅先生。”凝雪微微欠身。

  “早,阿雪。”我招呼道。“東西已經到了?”

  “還沒有。”凝雪搖搖頭。“月兒霜兒正在運貨來的路上,我只是先過來聽從明雅先生的指令而已。”

  “這樣嗎?”我聳聳肩笑道。“那。。就給我弄些早飯吧,我還沒吃飯。”

  “是,請稍等。”說罷,凝雪快步走到了廚房,開始忙碌起來。不是任務,而是這種雜活,對于凝家姐妹來說也不會皺一下眉頭,自她從瘦狼那邊跟了我之后,現在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新生。怨言什么的,不敢有,也不會有。

  相比凝雪,我則是踏踏實實的坐到電視機前打開了電視,看看最近有沒有什么新聞。

  前幾日,我市政府議員淺草發生車禍。作為下任內閣大臣的候選人,淺草議員被死亡,引起了政界的一輪嘈雜,警方至今未能查明事實真相,此次收益最大莫過于另一傾側的候選人坂上臣。據傳聞。。這次的事件或與坂上臣有關。。。

  新聞的報導還在繼續,看著電視屏幕上坂上臣的頭像,我不由得緊了緊眉頭。“右傾人士竟然會做出這種事,看來這個叫作坂上的人還真是有點手段啊。不知道他的老底是什么樣的。”正在疑惑之際,我又將思緒轉回了昨晚瘦狼跟我說事情。從數十個殺手中挑選兩個人完成任務。

  “呵,這種任務若不是為了還人情,我還不想碰呢。所以說黨派爭斗最讓人頭疼了。”想了想,我的嘴角掛起一抹輕蔑的笑容,轉而那抹情緒就被我藏到了眼底。“算了,先入圍再說,要是連入圍都不行,那豈不是要被笑話死了。到時候碰到那群家伙也正好了解一下盤踞在日本的殺手們的實力,希望他不會讓我失望。說不定以后還能一起合作呢。”

  “明雅先生,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很快的,凝雪便端著盤子來到了餐桌前。

  “嗯。”不在多想,我走到餐桌前,開始享用今天的早飯。很簡單平常的一餐,雞蛋牛奶火腿,三文魚刺身加麥茶。我的要求不高,而凝雪也很會選擇在平淡的時候,盡量平淡。

  早飯過后,很快的,凝月和凝霜便帶著我要的裝備來到了別墅。看著車上好幾箱的武器彈藥,我不由得撓了撓頭。似乎瘦狼給的武器比我要的要多的多,看來這次任務不會很輕松了。

  挨個檢查槍支,手槍,沖鋒槍,狙擊槍,連都有,手雷,煙霧彈,震撼彈也是一應俱全。還有一架子的匕首。以及各類的彈藥。當然,既然是游輪,那自然少不了水下的裝備。不論是對人,還是對海里的那些危險生物。

  和凝家的三姐妹花了大約半天的時間檢查好所有的裝備,并將彈藥全部壓入彈匣,上好槍膛,我便讓月兒和霜兒將這些整齊的擺放在客廳內,然后命令凝雪出門為我購買了剪發的剪刀和染發劑。

  雖然不明白我為什么要這些,不過凝雪還是帶著疑惑出去辦了。然而,當她回來時,她就明白了我這么做的用意,因為當那個蒼金色長發的男人從屋里走出來的時候,不只是她,連凝月和凝霜都是滿臉驚愕的表情。一個七八歲的男孩兒搖身一變,變成了十七八歲的大人。這說出去誰信?

  不過這三姐妹也明白在我身上還有太多太多的秘密,這根本不是她們能夠去打聽的。她們只要堅決的去執行我發布的命令就對了。

  凝月和凝霜還在整理裝備,而我則是和凝雪一起去了衛生間,開始將頭發整理并染色,因為流風的發色是黑色,所以這個環節必不可少。

  又是一小時,當我再次從衛生間走出的時候,已經帶上了那半截許久未帶的面具。這一刻,殺手界的冰之惡魔,流風,再一次重現人間。

  “明。。流風先生,真的不用我們跟去嗎?”夕陽微斜,整理好裝備的凝雪三人向我問道。

  “不用了,你們就在這里等我之后的命令就好。”我對三人說道。“這里距離港口并不算遠,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你們也來得及趕來。而且這次我知道的只是去了解任務而已。后續的事情還不知道。”說罷,我對三姐妹擺了擺手,跨上了愛車,向著港口的方向駛去。

  莫約半小時,我就來到了港口。看看時間已經是傍晚的六點鐘左右,距離發船也就還有一個小時。

  坐在車里,我望著遠處那艘白色的豪華游輪不禁握了握手掌,看著一個個身穿奢華服飾的人登上船,想必這邀請函,也極為不易弄到手吧?“看來這選拔,從此刻就算是開始了啊。”嘴角帶起一絲笑意,我摘掉了自己的面具,這東西根本帶不進去,只能先偽裝一下了。

  港口前方是一處奢華酒店,這里應該是與后面游輪一體的,那些等待登船的人差不多也都匯聚于此。走進酒店,我在里面的衛生間用極短的時間給自己化了化妝。雖然只是在眼角添些皺紋,又帶了個平光鏡。以及臉部擦了些發暗的粉底。不過在調整了自己的身形與步法,換了身衣服后,就算是熟人看到了也不能一眼把我認出,更何況我現在的樣子除了組織的少數人外,還沒有人見過。走出衛生間,在大廳我順手抓過一旁的游輪介紹手冊,一邊向著四周打量,尋找那些身穿奢華服飾的人們。看他們有哪些是朝著游輪方向而去的。最終,我在休息區附近發現了一個值得我下手的目標,那是一個身穿棕色西服,身材臃腫的禿頂中年人。他并沒有帶女伴,有的只是兩個身穿暴露服裝的女性坐在她身邊,想必這位是上船來玩樂的。手在胸口的項鏈一劃,一個透明的小藥瓶就落入了我的手中,滴了兩滴里面透明的液體在指尖,我向著那個中年人走去。不過我的目標并不是他,而是他身后侍者。

  那個侍者手中端著一個大號的托盤,盤子內有著一杯酒水。在于他擦身而過時,我輕輕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在他失衡的瞬間,我極快的將他扶住。

  “啊,抱歉,我沒注意。你沒事吧?”我歉意的對那侍者笑笑,那侍者則是對我搖搖頭示意無事。就是這短暫的接觸,指尖的那滴透明的液體就已經混入了那酒水之中。接下來,便是等待了。

  不出五分鐘,那個胖子就捂著肚子跑進了洗手間,而我也快步的跟了進去。當我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換好了一身黑領白色的西服。拍了拍手中的邀請函,帶著一抹笑意,我便去往了游輪的方向。

  “還好靜流早就給我準備了許多應對不同場合的衣物。要不然這衣服還真不是說拿就能拿出來的。”一邊走,我一邊翻看著邀請函。里面是一張掛有金字的紙簽,并沒有名字。只要是持信就能走上這艘游輪,不知是有意為之還是本就是如此。而在將邀請函遞到登船的客服人員手里后,我也是拿著客房磁卡順利的來到了船上。拿著手中游輪的簡報手冊,我開始尋找關于這次任務的線索。

  “娛樂賭場,大劇院。免稅店,健身區。主題餐廳。。。還有水療按摩。哈,到底是豪華游輪,還真是應有盡有。”看著介紹里那一個個區域我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過似乎這里并沒有適合我們接頭的地方啊。”翻看著一頁頁的內容,我不由得挑挑眉。是的,這里的每一個區域都會有外人參與,根本不適合接頭。若說沒人的地方。。。怕是只有我自己的客房了。

  甩了甩自己手中的磁卡,我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客房是個普通間。一張大床,一臺電視,以及一臺按摩椅,還有個辦公桌和上面的兩瓶水。總體裝飾還算豪華。當然肯定不比更上層的豪華套房就是了。

  “嘖,也沒看出什么不妥的地方啊。”打量著房間。我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地方,不過很快的,我的房間的電話就被撥響了。

  “哪位?”我直言道。

  “先生您好,歡迎您來到櫻花號,本次旅途為短期航行。我們將為您全程解說當地美景。請您在晚八點前來到就餐區憑借您的房卡換取解說耳機。祝您旅途愉快。”一個甜美的女聲通過電話傳入到我的耳朵里。在聽完她的話后,我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看來這次的簡報,就是要靠這個換取的耳機了啊。呵,還真是有意思的試煉。”

  惡魔與修羅的狂想曲

  來到餐廳,我拿到了屬于自己的耳機。一番調整后,我聽到了一段悠揚的音樂,應該是解說所處的頻段了。

  帶著耳機,享受著桌上的美食,我再一次的翻找起剛剛的解說手冊。若這次的簡報真的來源于耳機。那么必然就會有著他與眾不同的地方。試問,在這一整條船上,又有哪個地方與眾不同呢?翻著翻著,我將目光聚集在了一個特殊的區域上。那是位于船首處的區域,名為櫻花劇院。

  是的,唯一與帶著耳機產生不和諧的地方便是這個劇院,試問誰會在剛剛登上游輪之后就去劇院看電影呢?再者,帶著耳機就沒辦法聽電影的內容了。這便是最為不和諧的地方。而當我來到劇院門前時,門口的牌子也印證了我的猜想。

  “看來還有一些時間,還可以四處逛逛。”說罷,我轉頭離去,而就在我轉身的同時,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輕人卻是轉過拐角,向著劇院大門走來。在他的身上掃視而過,我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再次打量了他一番,發現他的手型有些異于常人,手背青筋暴起,西服之下那略顯單薄的身體卻似乎隱藏著爆炸般的力量,竟讓我感受到了一絲涼意。

  “同行?”我眼中閃過一絲光亮。雖然他的面容看上去也畫了簡單的妝容,但是我卻不難辨別出這個年輕人的年齡,大概是和我相仿。而在他的眼中,我同樣看到了一絲詫異的情緒。不過我們卻沒有交流,只是在定格相視了零點幾秒后,便擦肩而過。

  “真的是同行!這么年輕?!”轉過身,走出劇院的回廊。我不由得驚嘆出聲。因為那種氣息,雖然有過刻意的收斂,而且手段很完美,但是那股如同修羅附體般的殺氣,甚至能夠引起我的共鳴。我有那種直感,在他手里終結的生命不比我少。絕對不會有錯!

  “呵,應該是被看穿了。”搖了搖頭,我苦苦一笑,自己的偽裝被人瞬間看破,說實話也有點讓人頹然。不過我沒有糾結剛剛的偶遇,畢竟這個世界上比我強的人還有很多。短短一念而過,我重新回到了餐區。等待著會議開始的到來。

  臨近八點,我重新來到了劇院門前。這里的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兩個帶著墨鏡的精壯男子。

  “嗯。。。已經不做掩飾了嗎?”看著眼前的兩人,我不由笑笑,也對,現在所有的賓客應該都在餐區或甲板上等待解說了。而這個時間來到劇院的,除了我這種特殊人員,估計也就是同行了。至于眼前的兩個男子。。哪個豪華游輪會讓兩個彪悍男子當接待員的?保鏢還差不多。

  “先生,現在劇院正在播放準備帶預熱,暫時不對外開放。”就當我想要邁步走進時,卻被門口其中一個男子攔了下來。

  “哦?”見到男子的攔截,我嘴角掠過一絲無奈。“我就是來看準備帶的。”

  “那請告知您的名字。”男子似乎也意識到了我也是那些特殊人士,于是再次發問。

  “流風。”

  “唔。。”精壯男子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不難想象他墨鏡后的驚訝表情。“想不到是流風先生。”男子微微躬身,做了個請的手勢,同時從一旁拿出了一個半面的黑色蝴蝶面具遞給了我。“請您帶上這個入場。”

  “嗯。”沒在多言,接過面具后我走進了劇院。而當我進到里面時,才發現這里已經是落座了七八個人。在我走進來的同時,也能感覺到那一絲絲的暴力與冰冷的氣息接種而來。

  感受著那一道道不善的目光,我的雙眸一凝,周身的殺氣噴薄而出,將那一道道的目光全都頂了回去。在那些侵略的眼神消失之后,我才收斂了自己的氣息,找了個角落做了下來。而就在我坐下的同時,也看到了來自同排,卻坐于另一邊角落的人,正是剛剛與我擦肩而過的年輕人。雖然他同樣帶著面具,但是那一瞬間的氣息與眼神,我不會認錯。在看到他時,我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沒想到他真的也是這次任務的人選之一。而似乎那個年輕人也正用同樣的目光打量著我。不過在我坐下之后,他也將目光收了回去。從他鎮定的身形看,他似乎并沒有被我的殺氣所影響。

  靜坐了幾分鐘,在我之后又再次進來了兩三個人。此時劇院的座位上已經有了不下十余個人,而這十余人中最終只有兩個名額,看來免不了會有一場爭奪了。

  “不知道這選拔會是什么樣的形式?”座位上,我輕拖著腮思考著。“希望別讓我太失望才好。”

  “各位,首先我代表我派人員感謝諸位的到來。”正想著,一名身穿職業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