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節 心有千千結(1/2)

加入書簽

  周子言頓時沉默起來。

  難怪看電影時總覺得怪怪的,細細回想著,依稀似乎是有點印象,好像有個戴帽子戴墨鏡的女人跟著。

  忽然間,周子言又啊喲一聲,心想糟了,不去想的時候不知道,一想起來不禁背心都嚇出冷汗來了!

  記得回來在電梯里那個女人就跟來了,仔細一琢磨就知道那個人是江雪雁!

  如果被她知道自己跟樂小陶住在一起,會不會有麻煩?她會不會把這事跟她爸江百歌說出來?

  本來是問心無愧的事,但這事說出來那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的,怎么辦?

  你怎么了?樂小陶端著元宵出來,聽到周子言驚呼,趕緊問了一聲。

  想了想,周子言才回答她:我們董事長的女兒,也就是江雪雁江小姐,她看到我們看電影,也看到我們回小區,她知道我們住同一個屋了。

  樂小陶一呆,有些忐忑的問:那那怎么辦?

  周子言接過她手里的碗,笑笑道:算了,別想了,我們都問心無愧,既沒貪污,又沒受賄,更沒有損害公司利益,有什么好怕的?別說我們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就算真有男女間的感情問題,你未嫁我未娶的,這也不違法,是吧?其實我們清清白白的,公司跟公司之間也沒有任何黑手,你不用怕,我也不用擔心,就這樣,吃了湯圓睡覺吧!

  哦樂小陶聽得又興奮又失望,興奮的是周子言說你未娶我未嫁的就算真有男女間的情感問題也是正常的這個話,失望的是他又說清清白白的不怕查。

  她那碗湯圓只有少少幾顆,用筷子夾了一粒湯圓擰來擰去,揉得稀爛,糾結半天才試探著說:子言對不起,我我害了你

  說什么話呢?周子言哈哈一笑,三兩下把湯圓吃了,然后去刷碗,回頭瞄了瞄,樂小陶還在那兒糾結著。

  看來她今晚是不得安寧了,這樣的性格,怎么在職場中混啊,也虧得自己幫了她一把,要不然她還得苦苦掙扎。

  不過也不能事事都替她想周到想周全,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就不是幫她而是害了她,只要他一離開,樂小陶怕是就得掉進職場險惡的爭斗中。

  人嘛,總是得在過程中成長,只有經歷了險惡的過程才會有防患的經驗。

  刷了碗后出來也不跟樂小陶多話,徑自回房間睡了。

  平常的周末有時間了,樂小陶還總是找機會找話題暗示,但偏偏周子言毫不動情,就跟個木頭人一樣,似乎他就是聽不懂她的暗示。

  不過今天晚上她就沒心情說那些暗示的話了,還是擔心會連累到周子言,要沒讓江雪雁看到她和周子言一起,甚至是在同一間屋里,那她還不擔心,但被看到了就怕給他帶來麻煩,那可是他老板的女兒,也一樣是他的老板,給她看到了,她難道不會想像錦湖苑跟金鳳凰這間的合約沒有問題?

  再說,以前樂小陶還很自信,因為她美麗,還是真心喜歡周子言,只要時間久了,兩個人住一屋,總是會日久生情嘛,但現在她已經不自信了,論相貌,她及不上江雪雁,論財富氣質,她更是差江雪雁一大截,而且江雪雁又是周子言的老板,自己怎么跟她競爭?

  都說女兒家是水做的,難怪這心總是蕩來蕩去的不安寧。

  清晨。

  周子言給鬧鈴叫醒,起床去洗臉刷牙,出房就見到樂小陶也起來了,不禁問道:周末你起來這么早干嘛?

  樂小陶也盯著他問:你不也起這么早嗎?你去哪兒呀?我起床做早餐。

  周子言一邊進洗手間一邊說:那不用做我的,我馬上要出去,今天昊然簽店鋪的合約,我去給他把把關,我就不在家吃早餐和中飯了。

  哦樂小陶很有些失望,坐倒在沙發上發呆。

  周子言在洗手間洗臉刷牙出來,卻見樂小陶躺在沙發上睡著了,輕輕叫了她一聲也沒回應,本來是想叫她去房間里睡的,看著她的黑眼圈就知道她昨晚沒睡好。

  遲疑了一下又去她房間里拿了條薄毯子出來給她蓋在了身上,然后才出門,出去的時候很小心的把門輕輕拉攏。

  到車庫上車后才準備給江昊然打電話,不過還在準備撥的時候,江昊然就打過來了:喂,子言,起床沒有?我已經動身了。

  這么早?周子言都有點詫異,江昊然怎么起得了這么早的床?

  江昊然嘿嘿一笑,說:知道你就會小看我,告訴你,人是會變的,我都已經去接了安妮一起了,在白關那邊碰面。

  好。周子言答應著,然后打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炒股的人最终都会有怎样的结果 2010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手游流量赚钱 打字赚钱无押金 东方6加1中奖概率 靠谱的app试玩平台排行 做手游如何赚钱之道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官网 广东时时开奖时间 01彩票官方网站 乐8彩票苹果 大连华商所怎么赚钱 大乐透开奖直播cctv2 冠通棋牌手机版3安卓版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