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節 雙重身份(1/2)

加入書簽

  夏明珠平靜的說道:“子言,有件事我特意過來跟你談談,現在有空沒有?”

  雖然只是在問周子言有沒有空,但語氣里明顯的就是周子言必須得有空,必須得好好的跟夏明珠談談。

  江昊然嘿嘿一笑,放開周子言,意味深長的笑道:“兄弟,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我等著。”

  周子言點了點頭,回頭往里迎夏明珠。

  回到辦公室,夏明珠毫不客氣的坐到自己原先坐的位置,重重的將手里的文件夾往辦公桌上一放。

  “子言,你答應過他什么?”

  既然已經知道了江昊然不是江百歌親生兒子,而周子言才是之后,夏明珠已經不把江昊然放在心上,不過,周子言跟江昊然攪在一起,卻是夏明珠不愿想象的。

  再說,夏明珠踢開江昊然之后,立刻就主動來找周子言,怎么看怎么都是把周子言當成備胎,在江昊然面前,這種感覺尤為明顯。

  就算夏明珠不在乎別人說什么,但周子言的感受,可不能不去顧及。

  周子言苦笑了一下,這才答道:“說是晚上有重要的事情宣布,誰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呢。”

  “是嗎?”夏明珠盯著周子言,想從周子言的眼里看出些端倪來,只是周子言的眼神幽深,根本看不出點什么。

  “夏總監專程過來,不會只是要跟我說這事吧。”周子言倒了杯水,放到辦公桌上,淡淡的說道。

  夏明珠本來就坐在那個位置,也算是周子言的老上級,再說了,現在夏明珠的身份是百歌集團財務總監,職位比周子言要高出一大截,周子言給她倒水,也是出于下級對上級的尊敬,要是讓助理許麗麗來做,不但顯得生分,周子言也擺架子了。

  夏明珠伸出手來,一下子按住周子言的手,看著周子言,柔聲說道:“子言,你知道江昊然是個什么樣的人,我只想告訴你,我不希望你跟他攪在一起。”

  頓了頓,夏明珠又趕緊說道:“我今天過來,只想以你朋友的身份跟你談談,希望你不要介意。”

  周子言明白,夏明珠現在是財務總監,從這個方面來說,她是上級,另一重身份就用不說了,夏明珠擺明了,是想做自己的“女朋友”。

  而且,夏明珠首先就挑明自己的雙重身份,所以不管夏明珠怎么說,怎么做,都不會跟她的身份有悖。

  這個夏明珠!

  如果不是江昊然早來一步,向周子言透露了他的身份已經被夏明珠知道,周子言少說有好幾種方法,可以不露痕跡的敷衍夏明珠。

  但現在,周子言就不得不小心起來。

  “呵呵……”周子言也不去抽回自己的手,就讓夏明珠按著不放,只笑了笑,說道:“夏總,不管怎么說,昊然是我的朋友,又是他力薦我進入百歌集團的,我能有現在,可以說他居功甚偉,忘恩負義的事情,我可不敢去做,不過,如果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夏總的指導,我當然也不敢不聽。”

  這話聽著,好像是順應了夏明珠的意思,但細細想想,周子言還有個“不敢忘恩負義”的前提,至于到底是完全聽夏明珠的,還是不會聽夏明珠的,那就得夏明珠自己去體會了,周子言自然不會隨隨便便讓夏明珠抓住話頭。

  “有義氣,講仁義,是一個男人應該具備的美德,這一點,我很欣賞。”夏明珠見周子言的手被自己按著,周子言卻不動,也沒其他的表示,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夏明珠只得放開按住周子言的手,笑了笑。

  這話聽起來,就完全是上級對下級的口吻,但緊接著,夏明珠又說道:“你一開口,就老是‘夏總、夏總’的,這多生份啊,難道你就不能換個稱呼,比如說‘明珠’或者‘小夏’,聽起來不就親切了許多?”

  周子言抽回手,后退幾步,到沙發上坐下,這才笑著說道:“夏總,打我進錦湖苑開始,你就是我的上級,現在,更是我上上級,如果我隨口亂叫,豈不是讓我手下的那些職員有樣學樣,沒了上下,呵呵,有句話怎么說來著,對,叫著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可不能在現在這個位置上帶壞了那些人,給我的老上級臉上抹黑。”

  畢竟夏明珠來得突然,周子言還摸不透夏明珠的目的何在,所以對夏明珠的話,周子言只能盡量用“工作上”來盡量搪塞,這樣,才能給自己留下足夠的回旋余地。

  畢竟夏明珠是個了不得的人物,有一點紕漏的話,很可能就會被她抓住不放,周子言可不落到十分被動的地步。

  以工作上的態度,來對待夏明珠,就從容了許多。

  見周子言不慍不火,夏明珠有些嗔惱起來:“我要怎么說你才能明白啊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14场足彩胜负彩对阵表 网赌AG赢一百万提不了款 买江西时时彩 手机棋牌平台大全 江苏体彩11选五胆拖玩法 辽宁快乐12苹果app 快乐10分现场开奖 开啥子店赚钱 178棋牌龙虎技巧 云南时时彩开奖时间表 免费的微信怎么为马化腾赚钱 陕西11选5中奖助手 时时彩三组三技巧方法 青海11选5预测第58期 做小生意卖小饰品赚钱吗 分分彩平台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