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節 只是我威脅他(1/2)

加入書簽

  不過,這對現在錦湖苑的形勢來說,已經是相當可觀的了。

  畢竟幾百人的錦湖苑,只差二十來個人,幾乎已經沒有太大的影響。

  周子言把每一張名單都仔細的看過之后,這才抬起頭來,說道:“現在的情形,大家都知道,我們還是處在極度困難的時期,所欠缺的人員,除了正在趕過來的,還差二十來位,但好的是這二十來個工作崗位,都是分散在各個部門的,所以,我必須讓大家都吃點兒苦,暫時把這欠缺的崗位,都給我承擔起來,大家能承擔得起來嗎?”

  “能……”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異口同聲的答道。

  其實,整個錦湖苑僅僅只欠缺二十來個人,而且是分散到各個部門的,在工作的時候,每一個部門的職員,都齊心協力的話,需要分擔的工作量,也就并不太大了。

  然而,從這一點上來說,就讓江百歌感覺到周子言驚人的凝聚力力,同時也感覺到在周子言的**下,錦湖苑的這些老員工團結起來,形成的那種可怕的力量。

  這的確讓江百歌有些害怕,但卻又非常的慶幸——害怕的是,這些老員工如此團結,一旦讓鄭達世他們掌握的話,那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但現在江百歌非常慶幸,想不到在不知不覺之中,自己的女兒竟然能夠搶先出手,為自己扳回一局。

  散會之后,江百歌沒有隨同周子言過去,看周子言如何辦公,而是跟江雪雁依舊留在會議。

  因為江百歌有話要跟江雪雁說。

  等人所有的人全部都離開之后,江百歌這才微微嘆了口氣,問道:“小雪,小周真的是你特聘的?他答應了?”

  江雪雁搖了搖頭,答道:“他根本就沒答應過我什么,我只是在威脅他。”

  “你威脅他?”江百歌忍不住詫異的看著江雪雁:“連我都威脅不了那家伙,你能威脅到他?”

  江雪雁苦笑了一下,說道:“爸,我希望你能對子言改變一些看法。”

  “哼……”江百歌苦笑了一下:“這家伙,就是一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我還能對他改變什么看法?”

  “看吧,你就是這樣!”江雪雁不滿的說道:“爸,你就是喜歡拿老眼光看人,覺得他做什么都不對,怪不得子言不喜歡你。”

  “行行行……”江百歌不由得笑了起來:“爸爸是喜歡拿老眼光看人,是老古董,這成了吧,可我也不能去求著他來喜歡我啊,是不是?”

  這些話,原本也是江百歌不會說出來的,但是今天心情大好,又在自己的女兒面前,江百歌不知不覺的就恢復到“父親”這個身份,跟自己的女兒,也就無話不談了。

  頓了頓,江百歌又笑問道:“你是怎么威脅到他的,說說,讓我也長長見識。”

  “這有什么好說的……”江雪雁臉上一紅,但過了好一會兒,才咬著嘴唇,幽幽說道:“我跟他說,他要不答應,我就再睡兩個月,看他怕不怕。”

  “啊……”江百歌又是吃了一驚,只不過江百歌吃驚的不是江雪雁會用這種方式去威脅周子言,反正江雪雁為了周子言,什么樣的事情又不是沒干過,死都死過好幾次呢,這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江百歌吃驚的是,江雪雁用這種方式去威脅周子言,周子言居然答應了。

  當然了,江百歌除了吃驚,還很糊涂——真的想不明白,這么看來,可以說周子言對江雪雁應該非常在意,要不然,又怎么會答應江雪雁的要求呢?

  想了一陣,江百歌試圖用江雪雁能給周子言的好處來解釋這個疑點。

  只不過,江雪雁的回答,讓江百歌更是糊涂起來。

  “我說給他年薪二十萬,你認為他真的會看重這二十萬塊錢?我跟他暗示,可以得到更大的權力,你知道他怎么說?他說,他對權力,根本沒什么興趣,錢和權,在他的眼里有多大的份量,我相信爸你比我更加清楚……”

  說到后來,江雪雁喘息著,咳嗽了幾聲,又才有些凄楚地說道:“爸,我看得出來,子言他不是不在我,也不是不喜歡我,而是……他不喜歡我的這個身份……”

  江百歌的臉色,漸漸地沉了下來:“他有什么資格不喜歡你這個身份?你是我江百歌的女兒,就是江家未來的繼承人,是我百歌集團的公主,他有什么辦法能改變,你又有什么辦法能改變?”

  頓了頓,江百歌又沉聲說道:“除非天塌下來,否則,他周子言改變不了什么,我江百歌的女兒更不會去改變什么!”

  江雪雁只咬著嘴唇,低下頭,惆然不語。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当下零元的快速赚钱门路 有大量qq怎么赚钱 pk10五码循环不死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横屏版 甘肃11选5前三组选 重庆时时预测软件 诈金花出牌规则 有个长期没开的车怎么赚钱 金誉彩票欢迎进入 最新安卓手机赚钱app排行榜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上海时时乐玩的人多吗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 临时工中介所赚钱吗 扑克麻将 六肖网站不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