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節 還得保守秘密(1/2)

加入書簽

  而且,江百歌是過來人,知道懷了孩子的人,不時就會這樣,所以,江百歌不但沒有見怪,反而還拿出自己的手絹,遞給夏明珠。

  夏明珠倒是不客氣,接過手娟,捂在嘴上,哇哇的干嘔了好一會兒。

  帶著一陣過去,夏明珠這才有些羞澀的說道:“對不起,江董……”

  江百歌微微搖了搖頭,追問道:“你們最近怎么回事。”

  夏明珠勉強答道:“之前,我們有江昊然,小雪,子言,我們幾個人出去野游了一趟后來,遭遇山洪……”

  這件事,江百歌自然是非常清楚,而且,知道江昊然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的,只不過,江百歌做的很是隱蔽,知道這事情的人只有幾個人而已,想不到夏明珠給知道了。

  只是江百歌努力的壓抑住自己的心情,靜靜地聽著。

  夏明珠繼續說道:“這件事,后來怎么樣,我也不多說,您應該還記得很清楚吧,不過,我要說的不是這件事的本身,而是,在我跟子言都出了……被開除了之后,那天我去幫他收拾屋子,偶然間發現了這個東西……”

  夏明珠提起那次野游出事,目的只不過是讓江百歌想起他自己做過的一件事,也就是江百歌做過親子鑒定這件事,至于,野游中間的過程,夏明珠自然是完全省略過去,因為那不重要,也不是夏明珠要說的事。

  而且,夏明珠把發現周子言和江百歌的親子鑒定結果的時間,往后推到最近被江百歌開除之后,意在對江百歌說明,這不是因為自己在發現周子言才是真正的太子爺之后,才跟周子言好的,借以證明自己完全是為了周子言這個立場。

  夏明珠把手機拿了出來,打開相冊,調出來幾幅照片,然后遞到江百歌手里。

  夏明珠的手機是蘋果6s,像素極高,又加上夏明珠拍攝的技術不錯,所以,以江百歌的眼神,不難看得清清楚楚。

  而夏明珠讓江百歌看的,正是夏明珠在米蘭春天周子言跟樂小陶的合租屋里發現的那兩份親子鑒定,由于拍攝技術不錯,讓人一目了然。

  江百歌仔細的看了一會兒,對自己的那份dna鑒定,是一眼就能看了出來,但是對周子言的這份鑒定,卻就心存疑惑了。

  在這樣一個科技極度發達的時代,就憑這樣一份照片,夏明珠就認定周子言是江百歌的親兒子,這無論如何也沒太大的說服力了吧。

  何況,要偽造這樣一份鑒定書,以現在的科技,又能有多大的難度?

  不過,夏明珠顯然是對這樣的情形早有預計,當下只淡淡的笑道:“一開始,我也不信,但后來我發現子言對小雪的態度,我就漸漸的明白過來,這是真的,因為,子言不可能跟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結婚,這不是子言的秉性怪異或者什么的,實在是不能!”

  江百歌雖然心有疑惑,但是在這一瞬之間,一直都讓江百歌百思不得其解的那些謎,一下子也全被解開了,江百歌也有種豁然開朗起來的感覺。

  ——無論自己如何逼迫周子言,讓他跟江雪雁結婚,周子言雖然沒說原因,但一直都是拒絕,而且,態度從來都是非常堅決,但對待江雪雁,周子言卻又一直都是細心體貼。

  這就足以證明,夏明珠說的沒錯,周子言跟江雪雁兩個人,都是自己的孩子,是兄妹,是不可能結婚的。

  這個謎底一揭開,江百歌的心情頓時反而沉重起來,在江百歌的一生之中,除了現任夫人吳美儀之外,還有一個女人,就是于蕾,除了這兩個女人,江百歌一生之中沒就再也沒去碰過其他的女人。

  所以說,周子言真是江百歌的兒子的話,那么他的母親就是于蕾了。

  一想起于蕾,江百歌的心里便是一陣絞痛,雖然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年,但江百歌幾時對于蕾忘懷過。

  沉吟了一陣,江百歌又突然想到,周子言回老家掃墓,據自己看到的影像資料,已經江雪雁回來口述資料顯示,周子言的母親,是一個叫雷瑜的女人,當是江百歌還淡淡的笑了,還說吳美儀是多心了。

  但現在想起來,自己那不叫多心,而是自己太蠢,“雷瑜”這兩個字倒過來,不就是“于蕾”了么!

  這幾個因素疊加在一起,江百歌的眼里,頓時濕潤起來。

  “這孩子,為什么不早點把自己的身份公開啊……我……要早點公開,他怎么會吃那么多苦頭啊……”江百歌含著淚水,喃喃的念道。

  這本是江百歌在心情復雜至極的情形下,自言自語說出來的。

  但夏明珠卻早就有了預案,當下趁機說道:“你知道,子言他的理想,是想憑著自己的努力干一番大事業出來,還有,恐怕最關鍵的是,跟他現在的媽媽,吳董之間的關系吧,子言是個非常善良的人,相信他不會為了自己那個身份,而把一個好好的家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256彩票首页 什么专业毕业后赚钱多 网上打麻将开外挂 新浪棋牌 母婴店赚钱容易吗 可以四个人玩的麻将 怎样玩手绘板赚钱 上海时时彩查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14070 云南11选5开奖直播现场 山东群英会任二遗漏号 竞彩足球2串1稳赚方案 街机龙王捕鱼 推倒胡麻将视频 北京快乐8选三必出一 2019腾讯欢乐麻将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