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節兄弟就是兄弟(1/2)

加入書簽

  周子言毫不諱言的說道:“沒錯,我的心真的有點兒亂,也正是因為這件事!”

  大俊重新穿好釣餌,打下魚竿,這才說道:“兄弟,你知不知道,你這家伙,壞就壞在這一點,有些事情,明明用不著說出來,大家都心知肚明就行,可你這家伙還非得說出來,尤其是對兄弟,你這家伙坦誠得讓人受不了。”

  頓了頓,大俊又才說道:“就說眼下這事兒吧,你要不說出來,我也就當著不知道,然后盡快處理完那兩個破落的公司,然后立刻收手,不就什么事兒都沒有了,可你非得把這話挑明了,現在可好了,你這么一說,我繼續做也不是,不做了,還是不是,還不如直接跳江里來得痛快。”

  周子言苦笑道:“要真的是能夠直接跳到江里去死,那倒也干凈,可關鍵是就這條江它太小太淺,淹不死你我啊!”

  “江太小,嘿嘿……”大俊笑了起來:“接下來你又應該要說,這條江就好比眼前這事兒,是小事,就這屁大點兒事情,就能讓我們兩個走投無路,這不膈應人嗎,對吧,你要不這樣說,怎么能把我繞進去?”

  周子言苦笑著搖了搖頭,雖然周子言是有點兒要求大俊的意思,但周子言絕對沒想著要把大俊“繞”進去,就算是大俊答應自己的要求,也是堂堂正正的,經過開誠布公,慎重考慮之后的事。

  畢竟對大俊這樣的人,周子言不想用“繞”也不能用“繞”。

  大俊是自己的兄弟,若是用“繞”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用說“繞”不了,就算是“繞”得了,那也是對兄弟不“義”,這樣的事情,周子言是絕對不會去干的。

  見周子言不答,大俊又笑著說道:“說說你的想法吧,反正到了我這兒,你‘繞’不‘繞’都沒用,我要不要接受,那還得看我心情。”

  “兄弟就是兄弟……”大俊愿意聽周子言的想法,雖然沒主動答應,至少也沒直接了當的拒絕,這就是兄弟!而周子言對大俊這種態度,很是感激,卻沒說“謝謝”之類的客氣話,哪是因為,“兄弟就是兄弟”這句話,才是周子言掏心窩子的話。

  在真正的兄弟面前,說“謝謝”之類的客套話,就有些虛偽了。

  “我雖然沒有經手,但我估摸著,百歌集團的資產,現在至少被他們轉移了不低于七成,多數公司都基本上成了空架子……”

  周子言盯著已經好久都沒了魚餌的魚漂,淡淡的說道:“現在百歌集團剩下來的公司,我估計,也就一個錦湖苑還算是完好之外,其余的,就是像巨合一類根本無利可圖,甚至還得繼續虧損的項目……”

  “簡言之,百歌集團,現在的局面,已經就是一棟千瘡百孔的搖搖欲墜的危樓,坍塌,僅僅只是需要有人輕輕一推……”

  大俊再次揚竿,但這次釣起來的只是一條不足兩寸的小白條,太小,食之無肉,大俊從魚鉤之上摘下來之后,就直接扔進江里。

  一邊穿魚餌,一邊答道:“你是想去輕輕一推,還是死死的去撐?我可告訴你,面對一棟千瘡百孔危樓,就算你有通天的本領,要一個個的去把那些漏洞堵住,撐住危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百歌集團現在的處境,表面上依舊風光無限,但私底下,早就因為執行了周子言的計劃,被分裂成好幾塊,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公然坍塌消失,那是因為周子言突然回來了。

  在沒絕對的把握的情況下,那些分裂者,還保持著百歌集團表面的繁榮,也只不過是在敷衍周子言,拖延布局時間而已。

  一旦他們布局完成,便是百歌集團公然坍塌的日子。

  而對大俊來說,周子言現在也就只有這么兩件事可做——要么再推它一把,要么死命的去撐。

  只不過,面對即將坍塌的百歌集團,周子言再推它一把,那可能只不過是舉手之勞,但要是去撐,后果如何,這恐怕是連大俊都無法預料得到的。

  周子言苦笑著說道:“我一個人當然是撐不住了……”

  周子言的話還沒說完,大俊立刻打岔說道:“我可得把話先說在頭里了,你也知道你一個撐不住,所以,你也別想著讓我去跟著你墊背,那事兒,別說我不會去干,你也別去干,要不然,你非把我冤死不可。”

  都到了這個地步,周子言若是一意孤行,非要重新去撐住行將枯朽的百歌集團,大俊自然也不能坐視不理,但到頭來,大俊成為冤死鬼的可能,幾乎是百分之百。

  作為兄弟,大俊可以為周子言去被冤死,但這話,

章節目錄

魔法糖果试玩 极速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九乐棋牌官方下载安装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 澳洲幸运10是国家开 陕西快乐十分组三遗漏表 这期福彩开奖什么号码是多少钱 深圳风采开奖直播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365彩票网平台 七乐彩复式过滤 幸运365app是真是假 云南快乐十分规则 3d高手选号技巧 3d开机号公益时报 黑龙江快乐10分八位